基於場次已經結束,星璃現在來開感想區啦~不管有什麼感想都可以來這裡說呦!不過砸雞蛋跟青菜還是免了,現在天氣熱,食物容易臭掉,星璃不想面對一個臭臭的感想區呀~(被打

然後還沒看的同好們別好奇點進來看留言喔!被爆梗的話看書就不有趣了~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好~在充滿歡樂的ICE2結束之後,我們為沒辦法跑現場的朋友們開了通販服務,資訊頁如下方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B76LBpGAK_SWJe8V9zY6Fcz4_UkYfJAv01KeW88Le_8/viewform?usp=send_form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事項】

1.此為ABO世界,不懂的請先了解此設定再來觀看w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事項】

1.此為ABO世界,不懂的請先了解此設定再來觀看w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注意事項】

1.此為ABO世界,不懂的請先了解此設定再來觀看w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整間房子瞬間呈現一種寂靜。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
  
  『什麼?!!』
  
  嗯,比我想像得還要快,我原本以為這票人會瞬間變石像。
  
  「我說,冰炎暫時得跟我們一起住,我知道沒有空房間了,所以他睡我那邊就好。」房間的問題我還在保健室的時候就聽亞戴爾說了,不過這其實不礙事,畢竟可以的話還是離亞越近越好,但除了雷瑟以外的人似乎都被嚇得不輕。
  
  「太陽……其實你不只失憶了,還被灌輸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對不對?」希歐很認真地看著我,其他人就算沒開口,光從表情我也知道他們都在想類似的事。
  
  「……放心,除了失憶以外我整個人都很好。」翻了翻白眼,我對於每個人看到我跟亞和平相處就像是看到奇蹟發生一樣感到有點不耐煩了:「讓冰炎來住是因為這樣有助於恢復記憶。」
  
  「剛剛九瀾說了,冰炎把這東西拔下來的時候正巧在我跟他之間形成某種聯繫,原本會被毀掉的記憶很剛巧地被轉移到他身上去。」拿出從九瀾那拿回的白色長針,我開始解釋前因後果:「目前知道的是,我跟他都處於睡眠狀態時,被轉移到他身上的我的記憶會回流到我身上,而且距離越近效果越好。」
  
  而會這麼晚才發現就是因為亞那傢伙老是在出任務,雖然有睡覺但也僅止於淺眠,難怪我最近精神特別好,都是因為這傢伙睡眠不正常,不然我早就回想起一大部分的記憶了。
  
  「你決定什麼時候讓他住進來?」
  
  雷瑟倒是非常快進入狀況,直接就開口問我最實際的問題。
  
  「明天晚上。」雖然我是很想早點開始解決這個問題,但不管什麼事都得要看實際狀況來做更改,即使只是暫時性,住到別人房子裡總要準備一些必要物品吧?更別說亞現在是住學校宿舍,申請外宿什麼的也需要些時間。
  
  「那幹嘛不叫他晚上再過來睡就好?」萊卡充滿疑問地開口。
  
  「......」我面無表情看向他,「你當他專門來陪寢的嗎?」
  開玩笑,真的照這個方案進行的話,要是有人知道而且往糟糕的方面想怎麼辦!雖然這種近似同居的關係也沒好到哪裡去,但只有晚上來睡......我隨便想想都能有至少十種頭條版面!
  
  顯然也都想到類似的事,眾人的表情變得很微妙,於是也沒有人持反對意見了。
  
  「總之冰炎大部分的時間應該都會在學校跟任務上,平時要在家裡見到他的機會應該不多。」我繼續把話題帶往下一步,「還有,這些事我告訴安因了,米可蕥也已經知道失憶這個消息,房租的部分冰炎也會自己付。」
  原本我也沒有什麼要幫他付房租的打算,反正黑袍都有錢得要命,安因都能為了我們的住處問題直接在商店街上買下這麼一棟房子了,一個月八萬塊對那個任務狂來說根本小菜一碟,隨便接個任務就能付一兩個月的房租,再說就算不是有意的,他可是把我的記憶都看光光,我還打算除了房租以外再跟他收一筆偷窺隱私費用呢!
  
  不過雷瑟他們倒是微微愣住。
  
  「你把失憶的事告訴安因了?」艾維斯吃驚地開口,說實話我也知道他們驚訝在哪,不過我有什麼辦法,房子是跟安因租的,基於禮貌我還是得跟他說明一下,更別說那個根本是個超好的天使的黑袍也跟米可蕥一樣探望不先打招呼,正在跟九瀾還有亞商討接下來解決方案的我連怎麼偽裝都還沒想好就直接破功了。
  但他們沒對米可蕥提出太多質疑,應該就代表她真的是可信任的人。
  
  「......只是一點小意外。」而且我之後還要極力避免類似意外發生!米可蕥跟安因就算了,最起碼他們都還有一定可信度,要是其他可能心懷不軌的人也這樣衝進來,我乾脆去向全守世界宣告我失憶算了!
  「放心,我有分寸,提爾也幫我開證明讓我請幾天假了,所以我暫時不會亂跑,這樣可以了嗎?」
  最後那句我是對著雷瑟說的,他的表情雖然不是很可怕,但也沒有說很好看,眉頭都皺在一塊了,只是因為對象是安因才沒讓他發作吧?
  
  「你之後別一個人行動,就算我們都在忙,你也至少要帶著亞戴爾,不然冰炎也可以。」果然,某個感覺恨不得把我關在家的魔族下了最後通牒,而且很直接限定我身邊最能相信的對象。
  
  除了在場的人以外,知道我失憶的就是亞、夏碎、九瀾、提爾、米可蕥,還有安因,以這陣子我觀察我眼前這票同伴小心翼翼的程度,這樣的人數其實已經有點多了,而這些人當中一定也有不能完全放鬆的對象存在,不是說不能信任,而是「不能全盤托出」的那種信任,想必我身上除了失憶這件事外還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大事,例如我那些只想起一部份的古怪記憶,否則雷瑟也不會在我沒把記憶問題全數交代清楚的情況下,把亞放在可一起行動的範圍內。
  
  最後,雖然只是一個小推測,之所以限定亞跟亞戴爾,大概是因為就能力上來講,這一精靈一幻獸比較有戰鬥值,能夠當做保護我安全的一個保險......雖然我覺得這推測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好,我會記得。」不然我還沒讓別人偷襲,雷瑟大概就會先拿鍊子把我鎖起來哪都不能去。
  
  ~~~~~~~~~~分格線~~~~~~~~~~
  
  「......這是我房間?」看著種植著不少植物的房間,我問出了很不像房間主人會有的問題,不過艾爾梅瑞只是聳聳肩,表達出這的確是我房間的意思,然後就放我自己慢慢探索房間了,想來他們還沒神經質到連我待在房間都會覺得有危險。
  
  而我房間現在的狀況......很大可能是我自己搞出來的,因此在裡面飛出一隻會說話的小鳥時我也沒有太大驚訝,畢竟守世界就算連只剩骨頭的雞都能跑了,當然,那個是在我剛回家來的路上看到的小插曲。
  
  「主人,歡迎回來。」
  
  「嗯,小羽,這陣子房間裡應該沒什麼異狀?」先前就聽亞戴爾說過他有把我的事轉告給小羽了,基於對方本來就是我養的小鳥管家,也不存在什麼能不能相信的問題。
  
  「沒有,只是有些特殊植物的果實成熟了,需要主人採收,若是不記得使用方法,小羽可以去把相關的書拿過來,主人要現在開始動手研究嗎?」
  
  「好,幫我把書挑出來,我先看過之後再去看那些植物。」我點點頭讓小羽領著我到書櫃前,挑書的過程我也發現之前在醫療班閱讀打發時間的書都是從這邊來的,難怪我看的時候覺得有某種說不出的熟悉感,而我那時覺得怎麼會沒有的歷史書以及其他類型的書籍也都排列得好好的,看來我應該是個各方面都有涉獵的人...的天使。
  
  只是現在研讀歷史不是什麼當務之急,從一櫃子都是在講植物的書櫃裡挑出幾本後,我就開始慢慢研究了。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這小子半夜在山裡溜達就算了,看到狼還不跑是想死嗎?」

  一身幾乎是純白的衣服的金髮男人毫不客氣的拎起孩子的後領讓人站直,乍看之下是很平常的訓話,四周圍狼屍遍野的背景卻顯得十分詭異。
  
  「尼奧,你還穿著太陽騎士服。」隨後才匆匆趕來的黑衣男子有些沒好氣的提醒對方應該要保持優雅形象,雖然應該也已經來不及了,其實很懶得偽裝的同僚在私下場合總會開始肆無忌憚。
  
  「安啦,這裡只有這麼一個小鬼。」搧搧手,對自己的感覺很有信心的男人這麼回答。
  
  雖然會練就這種感覺人類氣息跟視線的技能除了戰鬥上很有用外,也只是因為想盡可能找到可以偷懶、不用優雅行動的時機罷了。
  
  「你打算拿這孩子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這種大概是把養不起的小孩丟在山裡自生自滅吧。」聳了聳肩,完全沒有這種發言等於是在傷害小孩的自覺,金髮的男人抓起臉上還留有淚痕的孩子抱著:「帶回去看哪個孤兒院願意收留?」
  
  「幸好你不是說要自己養……」
  
  「拜託,養小孩要顧東顧西的,又不是吃飽太閒要自找麻煩。」
  
  走回隊伍中的兩人持續一來一往的對話,可他們並沒想到今天的玩笑話將來真的會在他們沒有想起來的狀況,以不同的形式實現。
  
  ***
  
  「我想當太陽騎士!」
  
  「羅蘭,幫我買藍莓派!」
  
  「那隻狗咬我!羅蘭,幫我打他!」
  
  「格里西亞,如果你沒選上太陽騎士,當祭司也很好啊!那你以後就能幫我療傷了。」
  
  「雷瑟快來快來,羅蘭他有麻煩了啦!快來幫忙!」
  
  「為甚麼想當太陽騎士?」
  
  「因為我想站在你的位子呀!」
  
  「我願意為了保護我的兄弟,付出我的生命。」
  
  「為甚麼選我?」
  
  「這個嗎……也許是因為你的金髮很漂亮吧。」
  
   ~~~~~~~~~~分格線~~~~~~~~~~
  
  睜開眼之後,我連轉頭確認都不用就知道亞已經醒過來,而且一定也把我的記憶都看光光了。
  
  「原來你不管什麼時候都擅長叫人幫你做事。」
  
  「……你就不能讓我維持一點你什麼都沒看到的期待嗎?」
  
  看到記憶之前我也沒想到原來我是個這麼懶的傢伙,不過我現在倒是知道雷瑟他們叫我『太陽』的原因了,這下子真的需要再找人好好談談才行,如果是他們的話應該能替我詳細解答那個跟這邊完全不同的世界背景。
  
  「我沒興趣說這種謊。」
  
  「呿,算了,別隨便跟任何人提起。」坐起身,基本上我的傷都已經好得差不多,今天原本就是預定要『出院』的日子,所以我沒特別去找人,反正等等讓亞戴爾來帶路就好:「不過你好像不怎麼驚訝?」
  
  雖然早就知道我本性也可能是其中一個原因,但亞對於我那些記憶毫無疑惑就有點問題了。
  
  「因為……」
  
  「兩位都在啊,這樣倒是省事很多。」亞才說了兩個字而已,馬上被人給意外打斷,不過因為來的人是九瀾不是那個變態獅頭,被他打擾基本上還在我容忍範圍內。
  
  「分析結果出來了?」不認為九瀾只是閒閒沒事跑來探病,亞很快進入重點。
  
  「是有結果了,不過還要對你們兩個做點檢查,沒猜錯的話要幫太陽小弟恢復記憶會有點麻煩喔。」九瀾微勾起嘴角這麼開口。
  
  ~~~~~~~~~~分格線~~~~~~~~~~
  
  進到可以直接看見最上方天花板的房子,我還站在玄關而且連門都還沒關,卻已經不意外的看到有人要準備出門接我『出院』了。
  
  「太陽,你怎麼這麼快就自己回來了?」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艾爾梅瑞有些意外的看著我。
  
  「有點事要告訴你們。」聳聳肩,我有一種這個決定會引起很大騷動的感覺,不過如果要早點恢復記憶就得這麼做才行。想到這,我躊躇了一下後才選擇使用他們習慣的稱呼:「綠葉,大家都在嗎?」
  
  「咦……」艾爾梅瑞稍微愣了一下,然後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露出期待的笑:「大家都在,我去叫他們下來,太陽你先在大廳等喔!」
  
  點點頭,我沒有否認『太陽』這個稱呼,這個新發現似乎讓艾爾梅瑞更高興了,他馬上就跑上樓去敲每一扇門,雖然我覺得他用手機其實更方便……
  
  
  
  「太陽!綠葉說你可能恢復記憶了是真的嗎?!」才坐下沒過幾分鐘,奇克斯的大嗓門就從三樓傳來,還伴隨著快步衝下樓的聲音,讓我覺得他可能恨不得想直接跳下來,只是跟艾爾梅瑞一樣因為興奮而什麼都忘記了。
  
  「太陽,你真的恢復了嗎?不要讓人空歡喜啊!」喬葛一副要是我說沒恢復,他就算當著眾人的面也要打我一拳的樣子。
  
  看到眼前這票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模樣,雖然不想潑冷水,但我忍不住番了個白眼:「我什麼時候說我完全恢復記憶了,你們可不可以冷靜一點?」
  
  「不是完全,那就是一部分?」很快就抓到我話裡的重點,雷瑟認真的直視著我:「所以你才稱呼艾爾梅瑞為『綠葉』,也沒有排斥『太陽』這個稱呼?」
  
  「答對了。」真不愧是我從還沒選上太陽騎士前就認識(雖然認識契機有點怪)的人:「目前只想起選上太陽騎士當天以前的事,不過在談論這個之前,我有個消息要說。」
  
  「冰炎要暫時住我們這裡一陣子了。」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微微愣了一下,我看向門口的同時聲音的主人也進門來了:「格里西亞哥哥早安~輔長也早安喔~」

  
  「喔,米可蕥,你這節沒課啊?」
  
  「嗯!所以聽堂哥說格里西亞哥哥受傷就過來看看了。」本人跟聲音一樣有精神,被稱作米可蕥的女孩笑著回應提爾,然後轉過頭來找我聊天:「格里西亞哥哥翅膀還痛嗎?」
  
  
  「……」這下好了,眼前的鳳凰族女孩好像跟我認識,結果我一點也不記得她是誰。
  
  我想想……這種時候平常的我會怎麼回?
  
  ……想得到才怪!根本沒一個概念啊!
  
  「沒怎麼痛了,謝謝關心。」
   
  
  用最普通的方式回話,我順便掛上自認為最完美的笑容,希望能蒙混過關。
  
  
  「咦?」米可蕥偏了偏頭,有些遲疑的開口:「格里西亞哥哥……你不認得喵喵了嗎?語氣好疏遠……」
  
   
  糟糕,竟然一下就被看出來,看來如果不是米可蕥對我有一定認識,就是我裝得太不像了。
  
   
  『隊長,那是烈火騎士長的堂妹,與您也有一些交情,是可以信任的對象。』
  
   
  亞戴爾晃了晃尾巴這麼對我說道,讓我覺得身邊有這麼個一狗多用的幻獸真的挺方便的,特別是亞戴爾除了很會觀察情況外,因為是我的使役幻獸,所以我們之間可以秘密對談,只是我到現在才用上這方法。
  
  
  『是到哪種程度的信任?』
  
  
  『隊長您對她大概就像是對待妹妹那樣。』
  
   
  嗯,真是十分明瞭的答案,由此可知亞戴爾是在我身邊做過事的人,現在我想我知道怎麼回答了。
  
  
  「因為一點意外,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露出了抱歉的笑, 我原本在想需不需要做摸頭這種舉動,不過米可蕥看起來也半大不小了,這舉動反而奇怪,所以我沒再多作動作:「可以不要告訴任何一個人嗎?」
  
  要是不答應,我可能得用上昨天看完的書裡消除記憶的方法了。
  
  
  「嗯!喵喵絕對不會說的,格里西亞哥哥不用擔心。」嗯……看來這女孩不是很單純就是演技真的很好,但看在亞戴爾說米可蕥是可以信任的對象的份上,我就再多觀察一會吧。
  
  
   「米可雅,既然都來了,那就麻煩妳替小天使換藥吧,這下小天使你總該沒意見了?」我望向旁邊安靜了一陣子才開口的提爾,發現這個變態獅頭其實不像表面上只有不正經:「外面的屍體大概又堆積到很可怕的地步了。」
  
   
  說完,提爾就自己跑掉了,我覺得他想看他所謂美麗事物跟不想在這邊徒增我的壓力是各占一半吧,因為我又看到他那種變態的表情。
  
  
   「格里西亞哥哥方便轉過去嗎?」
  
  
  「……好,拜託妳了,米可蕥。」讓亞戴爾負責警戒我的後方免得真的被趁機動了什麼手腳,我這才真的放心讓米可蕥在我背上做治療。
  
  
   ~~~~~~~~~~分格線~~~~~~~~~~
  
   「……這傢伙一定要每次都搞得渾身是傷嗎?」撐著頰,我看著某個被搭擋壓來治療的傢伙再一次的把提爾種進牆裡。
  
   
  從我『住院』到現在已經是第三次看到亞來保健室報到,而且每次都是把黑袍搞得破破爛爛的那種程度,雖然他本人倒還很有精神地種人就是了。
  
   
  「冰炎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不過最近有稍微安份一點。」這次也受了一點輕傷,剛剛包紮完的夏碎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看戲:「大概是因為某人在這裡,叫他來這邊治療的工作也輕鬆很多。」
  
  
  說完,夏碎還刻意的看了我一眼。
  
  
  對此,我決定忽視他的視線,因為總覺得要是進一步問明白的話會有麻煩的事發生:「這次他又被怎麼了?」
  
  雖然動作還是一樣兇狠,但是我注意到他踹人的力道有點弱,平時總是要唉唉叫個老半天的變態獅頭竟然比預期還要早從牆裡把自己拔出來。
  
  
  「他只是中了個小詛咒。」把身上的灰塵拍乾淨,提爾對著我們解釋他剛剛邊毛手毛腳邊檢查出來的結果:「雖然是沒有大礙而且也已經解了,不過安全起見留下來住一晚觀察比較好,順便檢查一下上次有沒有留下後遺症囉。」
  
  
  「嘛,我想冰炎這次應該不會不同意吧?」夏碎又用一種讓我起雞皮疙瘩的眼神來回望著我和亞:「總之你們今晚就好好相處囉。」
  
  
  ……我可以叫亞去別的病房睡嗎?要不叫雷瑟他們來接我也好,夏碎那種表情讓我覺得他好像在打什麼主意,更別說亞竟然只是嘖了一聲就這麼毫無異議。
  
  
  雖然到最後我在心裡想的兩種提案都沒有如願。
  
  ~~~~~~~~~~分格線~~~~~~~~~~
  
  
  「那個幻獸呢?」病房第二次只剩下我和亞,不過他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讓我總覺得他是不是預謀了什麼想趁著四下無人好直接動手,但我只是想想而已,沒怎麼把這當真。
  
  
  「我讓亞戴爾回去休息了。」看亞的表情就知道,他聽出我其實是在扯謊,不過我一樣沒有更改我的答案,更何況要是我真的想,在幾秒鐘內把亞戴爾叫回來也不是什麼難事,訂下契約的使役幻獸就是有這麼個好處。
  
  
  但事實上,亞戴爾不在只是因為我叫他去幫我跟伊希嵐拿點心,伊希嵐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前幾次帶來的點心都很符合我的胃口,而且不知怎麼的我最近精神特別好也睡不太著,就算偶爾睡一下也都只維持在淺眠程度,沒事可做之下我只剩下書跟點心打發時間了。
  
  
  不過,一直只維持淺眠多少還是會對身體產生負擔,所以我原本是想試試今晚能不能睡沉一點,但既然亞在的話應該是能讓他明早再送東西來了,不然亞戴爾最近都是日夜顛倒就為了要守著我,看了我都有點過意不去。
  
   
   看得出我沒想再多聊,亞也躺在床上翻了個身閉上眼:「晚安。」
  
  
  「晚安。」
  
  
  不過現在的我還不知道,雖然這次的確如願得到了個深沉睡眠,卻也意外的發現了些恢復記憶的線索。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無聊透了……」隨意靠在床邊的窗框上,我已經無聊到開始算有多少大氣精靈飄過窗口……

  
  「太陽。」
  
  啊,第七十隻……
  
  「太陽!」
  
  「……嗯?」慢半拍的轉過頭回應,我才發現叫我的是亞……不是說獨處時就叫本名嗎?害我一時之間沒意識到是在叫我。
  
  不過等我認真一看,才發現現在不算獨處……如果多了一隻小狼犬也可以叫做有第三人在的話我也認了,看著那隻自己跑進來還很自動跳上床在我身側坐下的狗:「你帶隻狗來幹嘛?」
  
  我這幾天是很無聊沒錯,不過還沒到會以為亞想送隻狗給我排解無聊的程度,以他給我的印象,送本書什麼的或許還比較有可能。
  
  「不是我,是他自己跑來的。」環著手靠在門邊,亞冷哼了聲指了指我身邊的狼犬:「你的幻獸。」
  
  「……啊?」我什麼時候養寵物了?
  
  低頭看著據說是屬於我的幻獸的小狼犬,我現在簡直是滿腦子問號,不過最後我選擇先放下這問題,我抬頭望向亞:「九瀾那邊有結果了嗎?」
  
  因為還沒搞清楚我身上被動了什麼手腳,所以在確認之前我甚至被禁止用任何法術(包括治癒術)避免造成其他後遺症,結果就是明明亞都已經精神十足的出去做任務去了,我卻只能繼續負傷關在保健室數路過的大氣精靈。
  
  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提爾已傷患需要靜養為由把一堆要來探望的閒雜人等通通隔離在外面,現在我無法確定誰才能相信誰又不能信任,更別說來的人裡面有大半都是些想趁亂告白的白癡,但我很納悶的是……想趁機送禮物情書給我的不分男女,男性的比例似乎還多過女性……
  
  「還沒,不過你的同伴託我轉交這些。」一個彈指,冰炎憑空拿出一大疊的書放在我床頭的櫃子上,裡面舉凡幻獸符咒法陣幻武治療等等的書都有,但獨獨缺少了歷史方面的書籍……算了,光這些書大概就夠我消磨好一陣子。
  
  「東西送到了,我走了。」
  
  我愣了下:「有事要忙?」這傢伙每次有機會過來的時候不都在這邊待到上課或任務時間的前一秒嗎?說什麼這邊比較安靜之類的,怎麼突然轉性了?
  
  「我沒興趣給人監視。」再度哼了聲,亞似乎有些怨恨的看了我身邊的小狼狗一眼後逕自開了移動陣走了。
  
  完全就是莫名奇妙的我跟這隻小狗開始大眼瞪小眼,不過沒瞪多久我就放棄直接去翻書來看了。
  
  與其跟一隻不知道能不能聽懂我的話的幻獸溝通,我寧願找書來看,起碼能補強一點該有的知識,畢竟我腦中有的知識和常識都只是基礎的東西,更高階的就沒有了,但幸好我文字方面的知識還算齊全,除了一些特殊種族的語言外我幾乎都能看的懂。
  
  嗯……這邊的元素控制還蠻有趣的,稍微試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隊長,您已經被告誡不能動用法術。』
  
  「知道啦……想想而已不行嗎?」反射性回答後我才發現……這邊不就只有我一個人嗎?
  
  環顧了整個室內除了我以外沒半個生命體,我開始納悶到底是誰在跟我說話。
  
  『隊長,是我,亞戴爾。』小小的腳掌拍了拍我的大腿,促使我低下頭,然後我望著他,沉默。
  
  ……原來我養的幻獸是會講話的嗎?!
  
  ~~~~~~~~~~分格線~~~~~~~~~~
  
  「所以你是被派來當我保鑣的?」我撐著頰看著小狼犬……亞戴爾這麼問,雖然很懷疑亞戴爾這麼小隻要怎麼『迎敵』,不過俗話說人不可貌相,狗大概也一樣,更別提亞戴爾根本不是普通的狗……至少頑固程度比一般的狗多了很多倍,我叫他別叫我隊長被回絕就算了,問他為甚麼叫我隊長也完全不回答。
  
  『是的,避免任何別有居心的人來對隊長您不利。』眨了眨堪稱可愛的雙眼,亞戴爾很有擔負重任的氣勢,只可惜這種小狗外型把他的氣勢消減了不只一半。
  
  不過,別有居心是哪種?暗殺行動還是告白攻勢?
  
  ……我看是兩者都有吧。
  
  『隊長,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眼前的小狗繼續用認真的語氣和可愛的外表對著我說話。
  
  「……免了,不要吵到我就好。」雖然看的出亞戴爾的力量不弱,要排除入侵者是很有用,不過除此之外我就想不到要給亞戴爾安排什麼工作了……總不能要一隻小狗去泡茶吧!
  
  所以還是讓他一邊納涼,我繼續看我的書就好。
  
  不過安靜的時光總是維持不了多久,在我才快要領悟出某個法陣的運作原理時,就有個人不識相的跑來打擾。
  
  「小天使,大哥哥來替你換藥了喔~」
  
  「……亞戴爾。」闔上書,我連望向門口一眼都沒有:「工作來了。」
  
  「欸欸欸別這樣嘛小天使。」在亞戴爾對他發出威嚇性低吼的同時,提爾終於知趣的沒靠過來:「不過你家的小狼犬什麼時候跑來的。」
  
  「這問題很重要嗎?」揚揚眉,我沒所謂的回,看來在不能用法術的時候有這麼個『保鑣』倒挺方便的:「還有,為甚麼是你來換藥?」
  
  每次這變態獅頭總會趁替我檢察傷勢的時候毛手毛腳,他不煩我都煩了!
  
  「真是傷人,全醫療班裡面我的技術可是榜上有名,你竟然還嫌棄我!」一副被狠狠傷到的樣子,提爾很戲劇化的按著胸口倒退兩步。
  
  見狀,我皮笑肉不笑的回:「我倒覺得給蘄克亞換藥好過給你治療。」雖然聽說奇克斯剛考上藍袍沒多久,但我相信這種包紮交給他做是沒問題的,而且我需要包紮的地方是背後,等於過程我是毫無防備的背對著對方,這樣我還不如找個相對能信任的人。
  
  「真是差別待遇啊,竟然連失憶都還會選人信任。」
  
  廢話,我看正常人都不會選你來治療,更何況雷瑟那時的話也讓我很在意,所以現在我不是很樂意在任何人面前卸下防備……或許雷瑟他們跟亞是個例外。
  
  就在我跟提爾維持某種奇妙的對峙關係時,另一個很有活力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格里西亞哥哥,喵喵來探望你了喔!」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過了整整一晚,個個都睡不好的十二聖騎在第二天就都跑到保健室去,但其實出現的只有希歐、喬葛、奇克斯、萊卡和雷瑟這些人而已,其他人都因為早上有課而被雷瑟勒令上課去了。

  
  不過,他們才來到房門口而已,有點奇妙的對話隔著門板隱約的傳出來,還帶著一點壓抑的聲音……
  
  『痛…輕點……』
  
  『忍一下……』
  
  『啊、流出來了……』
  
  『所以才叫你別亂動……』
  
  『會很難洗……噢!溫柔一點行不行?』
  
  『不然你自己來……』
  
  『這種事……一個人根本做不來、好不好……』
  
  忍不住往很糟糕的方向去想的喬葛一下就轉開了門把,原本以為會看到什麼活春宮,沒想到只看到一天使一精靈些微愣住的樣子,其中一個還拿著剛拆下的染血繃帶,旁邊則是事先準備的乾淨紗布和藥物。
  
  ……所以,他們剛剛聽到的是這兩人正在換藥?
  
  靠!那就不要把話說的那麼引人遐想啊!
  
  ~~~~~~~~~~分格線~~~~~~~~~~
  
  「怎麼會是他幫你換藥啊?」藍髮妖精……應該說是希歐滿臉不解的看了眼坐在一旁的亞,然後望著我問。
  
  對此,我只是默默的看向旁邊被種到牆上去的提爾當作回答,變態獅頭跟亞……有長腦袋的都知道應該要選誰,但看來亞並不是幫人包紮治療的料,不會控制手腳輕重就算了,血還滴到我衣服上去,要知道衣服滴到血很難洗的,特別是我身上的白襯衫。
  
  一票人望了下旁邊牆上的『浮雕』,然後全都不再表達意見,看來這獅頭的變態行徑是眾人有目共睹的。
  
  但亞現在坐在一旁的原因並不是傷已經包紮完,而是換了個人替我處理,該說不愧是藍袍嗎?手腳俐落度跟專業度果然跟一般袍級不同,身為鳳凰族的奇克斯在這方面是比亞強很多。
  
  而經過簡短的自我介紹,我終於搞懂原來我才是他們的老大,雷瑟比較像是副首領,在我失憶的現在他就得擔起帶領這些人的責任。
  
  「所以太陽……」雷瑟話才說一半,我就靜靜的看著他:「……格里西亞,你有想起任何事嗎?」
  
  「……一點點,是很小時候的事。」輕描淡寫的帶過,我不是很想再回憶那段記憶。
  
  大概是從我的表情看出我不想多說,雷瑟並沒有再多問,想來他應該也不知道我過去的那段經歷。
  
  「好啦,這樣就行了。」終於替我換藥完畢,稍微看了一眼纏得很不錯的繃帶,我才正想道謝而已,奇克斯竟然沒神經的直接往我背上拍:「記得盡量不要碰到喔。」
  
  ……你已經碰到了……而且還是狠狠地拍了下去……!
  
  我忍不住露出燦笑,結果除了亞和雷瑟以外的人全都退了不只三大步,奇克斯更是退到門口去了。
  
  「怎麼太陽你記憶沒了還可以記得發怒的時候也面帶『危笑』啊?」拿喬葛當盾牌的萊卡一副嚇得不輕的樣子。
  
  ……剛剛還沒意識到,現在我才發現這個奇妙的點,看來他們是我熟人這點是錯不了了。
  
  「別玩了。」嘆了口氣,雷瑟示意奇克斯回來坐好,然後轉頭望向那個已經把自己從牆裡拔出來不知道多久的獅頭:「他還需要在這裡住多久?」
  
  「別傷還沒好就急著要出院啊。」無奈看向雷瑟,獅頭……提爾終於收起變態般的表情認真回答:「先不說這小天使的傷還沒痊癒,九瀾回去研究東西也還沒個結果,至少等結果出來吧。」
  
  他這麼說也是有道理,記憶問題的確還是個麻煩處,雖然回想起了一點點,卻也還不知道想起的契機是什麼,這種情況下似乎交給專業的來……雖然我對這獅頭專業以外的部分抱持很大疑慮,例如變態行為。
  
  沉下了臉,雷瑟沒有說出反對的話,但我也看得出他不希望我繼續留在這,這倒是很奇怪,就我對他的觀察,雷瑟應該是個很理性的人,否則也不會有堪稱副首領的地位……難道是因為記憶?
  
  我在回憶那些所謂的常識時有種維和感,例如昨天奇克斯提到屠龍的時候,我腦中出現的龍的型態是大相逕庭,而且就算只想起一點點記憶,我也能確定那段記憶中的我是人類……最起碼『那些人』是,而謾罵的內容中夾雜惡魔這個詞……惡魔本來就是一個種族,怎麼可能拿這類的話來罵人?
  
  越想就覺得疑點越多,但有腦子的都知道這種情形並不正常,要是說出來了,說不准我會被抓去研究,在想起更多記憶前還是先按兵不動吧。
  
  「那麼,格里西亞,我們先去上課了,放學時候再來找你。」他們站起身一個個往外走,不過雷瑟臨走前卻丟下了一段話,而且還是用精神法術說給我一個人聽的。
  
  『別太相信所有人。』
  
  ……什麼意思?
  
  我正想追問時,早已經感受不到他們的氣息了。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