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一,此文是泠與璃一同創作,同樣享有文章的著作權。
二,這篇是陽冰欸取陽冰欸取陽冰欸取噢,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是一篇沒什麼劇情的純賀(ㄖㄡ`)文,各位碰友小心慎入www

以下,故事開始。
********************

來到黑館四樓的某個房間前,一抹金色身影小心翼翼地潛入臥房,毫不意外地看見床上的少年早就睜開了眼睛。

 

「來做什麼?」習慣性的淺眠讓精靈立刻發現了對方——雖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那天使並未認真隱藏氣息。

「你說呢?」對方的唇角勾起一抹頑皮的笑,毫不掩飾地直接坐到床沿,讓冰炎從天使眼裡看出一絲端倪,「...你特地大半夜的來搞夜襲?」撐起身,作為戀人的默契讓他發現格里西亞的藍眼中透出一種不似少年的氣息。

 

精靈猜的沒錯——下一秒天使就伸手拉住對方滑順的頭髮,順勢吻上那雙可以被稱作「美麗」的唇,「答對了。」

 

「未免太無聊......」話語被對方的吻給截斷,雖說冰炎原本就沒想推拒,但格里西亞似乎就是有一種讓他無法推開的特質。

「那我們也可以來做一些『不無聊』的事,嗯?」戀人露出惡劣的笑容將自己推倒,不但壓在自己身上,還刻意湊近將溫熱氣息吐在他的耳邊。

「?!」聽聞戀人的話語,即便是最年輕的黑袍也忍不住愣了下,濕熱的氣息好似竄進了耳中,讓身軀隱隱地微顫了下:「你當真?」

 

「怎麼,不敢?」格里西亞用戲謔的神情看著對方,他知道自家戀人從不是會輕易認輸的人,這戰帖冰炎一定會接下的。

「哼,誰說不敢了。」就算冰炎知道這是個設計好的圈套,若是不跳下去,就等於不戰而敗了——他怎麼可能讓自己被貼上這種標籤?「要做就別拖拖拉拉的。」

 

「呵。」天使側頭啃咬著對方白淨的頸子,挑逗著戀人敏感的身子,兩手伸入襯衫底下開始攻略大業。

 

「嗯、哼......」聽著戀人不慎發出的呻吟,格里西亞知道自己又找到了對方的敏感點,怕是就連頸側輕微的麻痛和髮絲的搔癢都挑動了冰炎的理智吧?只是沒想到不願完全處於被動之姿的戀人竟索性解起了他的衣服。

 

精靈的主動讓天使不禁揚起一抹笑,總是這麼倔強啊......

一邊在脖頸、鎖骨間留下淡粉色的吻痕,一邊解開對方的褲頭,不安分的右手就這樣探了進去。

 

「唔、嗯...」冰炎咬著牙硬是吞回差點吐出的低吟,已將對方衣服完全解開的手微微揪緊了戀人與他相似的襯衫衣角。

「想喊就喊出聲啊......」可戀人惡劣的話語中帶著隱晦的情慾,天使的右手來回愛撫著他的欲望,卻又在挑起自己情慾的時候收了回來。

快感的來源突然抽離,被挑起的慾火卻顯示這還只是個開始,冰炎抓住了對方的手腕,不肯示弱地用另一種方法讓天使知曉他的想法:「你說的不無聊只有這樣?」

 

「不然你想要什麼呢?」天使的手明明就被箝制著,卻還不安分地在兩腿間來回撫摸,故作不解甚至明知故問的模樣惹火了精靈。

「嘖,裝傻也要有個限度。」那副等著自己示弱的表情讓冰炎感到莫名的火大,本想起身推開對方的他卻又被格里西亞反過來再度壓倒。

 

天使露出一個燦爛的笑靨,巧妙地施力壓制住幾乎爆出青筋的戀人,「那麼急幹嘛呢......年輕人要戒急用忍哪。」直接用深吻堵住「講這種話根本活像是個老頭」之類的言論,他惡意地開始挑逗那微微挺立的慾望。

「哼嗯......」不滿自己的弱點被戀人掌控在手中,冰炎表達抗議與不服輸地曲起腳,反過來挑戰對方的自制力——即使可能會因此嘗到苦果,他也不能接受被格里西亞這般玩弄!

 

居然還敢挑逗他?接下了戀人下的戰書,氣息有些紛亂的天使決定要好好「教育」對方。

白皙手掌避開了急欲被疼愛的慾望,繞到下方的球囊愛撫玩弄,叫人難耐卻又不得不接受、渴求這樣的折磨。

「格里、西亞......」冰炎喘息著喚出對方的名字,卻不知是意味著警告還是難耐,平時極為銳利的紅眸現下卻有些難以聚焦。

但,若是這樣就投降,那他就不會是格里西亞在同齡圈子中唯一不敢小看的人。

精靈的手直接伸向天使的腿間,學著對方解開了褲頭撫弄著欲望。

 

雖然在被觸碰的瞬間顫抖了一下,可天使卻更加刻意地隔著襯衫舔弄起隱藏的紅櫻,指尖悄悄滑過對方慾望的根部,搔得人心底發癢,「你想要什麼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