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1.cp為雷瑟X夏碎,不適者勿入
2.糟糕H注意,慎入
3.微暴風X千冬歲(?),不喜者勿入

**********


  
  「還有什麼缺的嗎?」醫療室裡,細微的整理聲響與沉著中帶有關心語氣的說話聲隔著門板傳出,替對方準備出院後所需用品的魔族看向還是有些猶豫的戀人。
  
  黑髮少年已經換下病服,改著一身輕巧的便裝,微蹙著眉的煩惱模樣讓雷瑟目不轉睛,「雖然幾天後就要回診,我還是覺得要告訴千冬歲和小亭......」
  
  「......你應該知道說了會有什麼結果。」不止一次見到那一人一蛇搶著照顧夏碎的「熱鬧」場面,因此才決定這次秘密來接戀人出院,雷瑟甚至還特地用計支開會造成吵鬧的人。
  「格里西亞放了希歐幾天假,黎墨也去了紫館陪小亭。」
  
  敏銳如夏碎怎麼可能聽不出戀人的弦外之音?不過既然兩個愛操心的孩子都有人陪,應該就不用他擔心了。
  「那我們回去吧。」揚起一抹微笑回應雷瑟,人類少年的表情下隱藏了某種蠢蠢欲動的、即將被釋放的東西。
  
  *
  
  「你們又加了新東西嗎?」來到足足有三層挑高的屋子,裡頭的氣息與氛圍皆與平時住處大相徑庭,有好一陣子沒來的夏碎忍不住開始欣賞一系列冰藍色的新擺飾。
  「那是伊希嵐弄的,天氣熱了,這些有降溫作用。」看見戀人顯然挺愉快的表情,雷瑟的臉也稍微放鬆了點。
  
  不過這一放鬆,戀人就直接跑上樓了,魔族少年難得露出一絲寵溺的笑意,也提著行李跟上樓去。
  踏入開啟的房門,雷瑟才放下行李就看見戀人踏向某個不太妙的地方,「夏碎、等等!」
  「怎麼、啊!」反應不及而一腳踩了下去,夏碎立刻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
  
  「碎,沒事吧?」擔憂的聲音過了幾秒才被有些混沌的意識接受到,回過神來,夏碎發現自己已經被戀人抱在懷裡了。
  「雷瑟?」
  「那邊是我用來測試空間轉移的地方,你差點被送去淵雪峽谷。」嘆了口氣,幾乎是在最後一刻阻止空間法術運行的魔族少年無奈的將戀人抱到床上去。
  
  淵雪峽谷......好像是那個居住了許多雪系幻獸的谷地,長年的積雪造就了許多令人讚嘆的美景,但若是以他那連康復都稱不上的身體去到那裡,恐怕不是凍死就是成為幻獸的點心吧。
  「還好有你。」伸手摟住雷瑟的脖子,夏碎揚起一個只在戀人面前展現的、幾乎可以稱作誘惑的好看笑容。
  
  因那笑容而恍了下心神,好不容易將自己的自制力找回的雷瑟讓夏碎在床上坐好:「......別謝我了,是我沒注意才差點出意外。」
  不是沒看出方才戀人眼中流露的一絲誘惑,只是理智上根本不可能、也不能放任自己隨意亂來的魔族假裝沒有意識到這層訊息,一個轉身便要繼續去整理對方的行李。
  
  「可是雷瑟,」抓住自己衣角的手雖然無力卻十分堅定,明知道戀人是吃定了自己,雷瑟也沒辦法強硬地甩開對方,只得回頭看著露出頑皮笑容的夏碎,「你不想出一點『意外』嗎?」
  「碎......」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魔族少年覺得自己真的是拿戀人沒辦法。
  但他的原則不會輕易打破。
  
  「你身體會撐不住。」簡單的說出不會碰戀人的理由,雷瑟眼神十分認真。
  扣除體力問題,還深植在夏碎身上的黑暗氣息也是一大主因,要不是月見已經保證過不會有事,身為黑暗種族的他甚至連靠近戀人都極力避免。
  
  「在完全治癒前先安分點,可以嗎?」即便是問句,那其中不容拒絕的意思也十分明顯呢。
  望著已經在整理他的私人用品的戀人,夏碎忍不住這麼想著。
  「難道你一點都不想要?」
  不過想歸想,藥師寺的少主卻步上前抱住正將衣物放入衣櫃的人,在輕撫著戀人腰間的同時,刻意湊到對方耳邊低聲呢喃著;「雷瑟,你不想要我嗎?」
  
  「別一直嘗試去碰觸火焰......」深吸一口氣又緩慢吐出,間接肯定戀人的問題,可雷瑟仍決定不回頭面對夏碎那肯定已經變得魅惑的眸。
  與一般魔族不同,自制力一向十分良好的噬月皇子不願意因自己讓對方身體狀況惡化,壓下了所有面對時戀人會有的衝動也拉開了在腰間作怪的手:「時間晚了,你要先洗澡嗎?」
  
  「好,我先去。」見戀人笑笑地鬆開手,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地去洗澡,雷瑟還是不敢鬆懈──畢竟夏碎若是想要的話,多誘惑自己幾次也不是難事。
  所幸,直到魔族少年沐浴完畢,浴室的門都關得好好的,可雷瑟開門後卻看見了這樣的場景。
  
  夏碎已經在床上睡去,但身上的和式睡袍並沒有穿著整齊,側臥著的姿勢讓衣領從肩側些微的滑落。
  
  推測著可能是時間太晚,也或許是長期未康復的身體比較虛弱且易疲憊等等的原因,剛洗浴完的魔族並沒產生太多疑慮,只是好巧不巧,在他準備替戀人整理好衣衫時,人類少年翻了個身,原本只是有些不整的衣物幾乎失去了遮蔽的作用。
  
  本應綁好的繫帶不知何時鬆開了,眼下的景象因此全部展現在雷瑟面前:他的夏碎正沉沉睡著,紫光流轉的眸雖然闔上了,溫和的表情卻不曾從那張臉龐上褪去,白皙的胸膛輕淺地起伏,他的目光也沿著優雅線條連接到精瘦腰身,再來到沉睡的慾望......
  不對,快打住!雷瑟.審判你在想什麼!
  
  晃了下頭將那些不該有的想法甩開,雷瑟傾下身替對方拉好衣服,只是這動作或許是個錯誤的選擇──
  拉進的距離使得戀人的呼吸聲變得十分清晰,明明用的是同一種沐浴品,從對方身上傳來的氣味也讓剛剛硬是止息下來的、心底的火蠢蠢欲動,就連穿衣時會碰觸到的戀人的溫熱身軀,對魔族來說也成了一種誘惑。
  
  見戀人沒有清醒的跡象,堂堂前審判騎士長接下來的舉動可以用一個形容詞來描述──以往絕不可能用在他身上的形容詞──偷偷摸摸。
  小心翼翼將手撐在那頭黑髮的兩側,以最輕柔的動作吻上戀人的唇,綿長溫柔的吻雖然無法令魔族少年饜足,卻已經足夠讓他稍微抒解壓抑的慾望。
  
  但這種淺嚐即止的吻卻似乎使魔族壓抑許久的衝動更為蔓延開來,特別是人類還未有任何反應的情形之下。
  唇逐漸沿著嘴角向下延伸,細緻且懷念的觸感讓雷瑟不禁更加流連忘返。
  多久了呢?大概有幾個月了吧,如此近距離地碰觸、感受著夏碎的身體與氣息,嗅聞戀人那令人熟悉的味道。
  
  自從夏碎替那個紅袍胞弟承受黑刀的傷勢後,他就不曾如此靠近戀人了。
  可正在回味戀人美好的雷瑟並不知道,他身下的少年是多麼壓抑所有本能的渴望──其實夏碎根本沒有睡著,那個翻身也是刻意誘惑雷瑟的舉動,可他完全沒想到一向自制的戀人會做出這樣的行為。
  
  被輕落下吻的每一處都殘留下令人難耐的餘溫,逐漸蔓延開來如同乾燥原野上燃起的熊熊烈火般一發不可收拾,身與心皆期待已久的碰觸使得夏碎忍不住嚶嚀出聲:「雷瑟......」
  
  
  瀕臨失控的舉動頓時停格在這一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