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點:高一上
  袍級:冰炎、太陽、審判紫袍,暴風、白雲紅袍,烈火藍袍,其餘白袍
  

  
  晚餐時間在我們終於準備完一整桌食物後開始,這次也是照慣例的閒話家常,雖然我們的審判騎士長總是秉持著嘴裡有飯就不開口的習慣,但十一個人(當然也包括我)一致認為安靜吃飯太無聊了,於是用餐時間一向也等於我們的八卦時間。
  
  「羅蘭,你今天的任務比較棘手嗎?」我會這麼問的原因是羅蘭的到家時間比平上晚了半小時,甚至還沒有打電話聯絡,基於任務中接手機並不是什麼安全的舉動,所以我們這邊才沒有聯絡羅蘭,以致於他到家後我們才著手煮晚餐。
  
  「不,因為回來之前去了趟醫療班。」
  
  「醫療班?魔獄你有受傷?」暴風咬著筷子發問。
  
  「應該不是魔獄的問題吧?」烈火突然插進話來:「聽說是冰炎在任務中遭到暗算,被夏碎和魔獄壓去醫療班。」
  
  「烈火,你怎麼會知道?」這下換羅蘭有些驚訝的回問
  
  「聽米可雅說的。」烈火聳聳肩給了答案,也順便透露他剛剛在跟誰講電話「冰炎好像是被灑了什麼不明粉末,醫療班那裏正在煩惱沒有樣本無法分析,只好叫他每隔三天回去復診一次以防萬一。」
  
  大夥點點頭表示了解,反正這是醫療班得煩惱的,何況烈火或米可雅都不是分析部門,這項差事也麻煩不到他們,再說冰炎可是有精靈體質,第一時間沒毒死也沒被要求住院應該就不用擔心太多。
  
  但這時的我怎麼樣也想不到,冰炎這次的意外竟然和我扯上非常大的關係。
  
  ~~~~~~~~~~分格線~~~~~~~~~~
  
  過了幾天,也就是星期三,我們一行人吃完早餐就各自去上課和出任務,反正周三只有班會,今天乖乖去上課的只剩我和白雲。
  
  喔,順帶一提,我們升上高中後就全被編到C班了。
  
  但是打開教室門的那瞬間我嚇到了,並不是被門下面的人臉嚇到,是被我桌上那束花嚇到。
  
  什麼?你說一束花有什麼好嚇到,今天要是你突然收到九百九十九朵玫瑰的話,你會不會嚇到?
  
  ……好吧!我桌上的確是沒有什麼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守世界的人大概都不會送這種花,所以我桌上的是大約五六朵的燐晶花,以如同火焰般色澤的花瓣聞名,據說能抵擋溫度極高的火焰,因此又有『浴火鳳凰』的別名,是即使在守世界也有一定得手難度的品種。
  
  以上是人型圖書館白雲坐的講解,我沒有閒功夫去研究守世界的花品種。
  
  不過到底是誰送這種花給我?我拿起花束翻看了一下,連一張署明的卡片都沒有……該不會是送錯吧?
  
  白雲微偏過頭補充:「燐晶花除了送禮與收禮者以外的人不能觸碰,否則會灼傷。」他指向班上幾個甩著手用治癒法術的倒楣鬼。
  
  ……看來不是送錯。
  
  但接下來我也沒閒功夫研究花從哪來的了,因為老師已經進教室,所以我只好先把花收起來,等等在來煩惱這件事。
  
  ~~~~~~~~~~分格線~~~~~~~~~~
  
  中午我們又讓艾崔斯特請了一頓,不過當我把這件事說出來的時候,從小生長在守世界的人,包括艾崔斯特都很狠的嗆到或噎到。
  
  「太陽,你知道這花是誰送的嗎?」烈火一整個很震驚的問我,讓我覺得我收到的不是花,是一打詛咒人頭了。
  
  「我如果知道的話就不會現在提這件事了。」我莫名其妙的看著眼前一票不知道在驚訝什麼的人:「收到花有什麼大問題嗎?」
  
  「收到花是沒什麼問題,但你收到燐晶花問題就很大了。」大地面色古怪的盯著我手上那束花:「那是『男人』表達好感的時候會送的花,而且它的花語是『熾熱如火的愛』。」
  
  我瞬間面無表情的看著剩下的人一起嗆到。
  
  「送花的那個人到底知不知道太陽是男的啊?」刃金愣愣的開口。
  
  「其實……對方有可能是知道才送的。」艾崔斯特咳了幾聲:「守世界並不排斥同性結婚,使同性情侶繁衍後代的方法也不是沒有,即使是歷史上也有種族王子相互通婚的先例。」
  
  所以就可以光明正大表達好感嗎?
  
  「太陽,需不需要我們去幫你調查送花的人是誰?」暴風小心翼翼的問我,他和白雲在我們國三上學期就順利取得紅袍資格了,真的交給他們調查,很快就會有結果。
  
  但……
  
  我把花收了起來,不在意的回絕:「不用了,不管是誰,他送了花我也不一定要接受他的告白,而竟然連表示身分的東西都沒留,代表他只是試探,不要理他就好。」
  
  審判皺了一下眉頭,但也沒有多說什麼。
  
  於是這件事就這麼告一段落……才怪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