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靠!太陽原來你有這麼多愛慕者,這些東西堆一堆起碼也要幾萬元卡爾幣欸!」烈火難以置信的開口。
  
  「嘖嘖,看來你的行情很高嘛,連『葵屋』每天限量販賣的點心都有人給你進貢來了。」大地驚奇的端詳著一個散著甜甜香氣的木盒子。
  
  「這邊還有一疊信封……太陽你要看嗎?」孤月整理出一疊各式各樣的信封,神色複雜的問我。
  
  什麼信封啊!那根本是情書吧?!為甚麼才隔了一天我的座位就快被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淹沒了!
  
  明明我只是先到教室來而已,就看到一堆東西攻佔了我的座位是怎樣?

  
  「……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我忍下把這堆東西一把火燒了的衝動,嘴角抽蓄的問。
  
  「我想……可能跟昨天的花有點關係。」綠葉欲言又止的看著我,表情像是思索著該不該說。
  
  「什麼意思?」
  
  「已經有人展開動了,當然要趁早開始出手才不會被別人捷足先登,大概有一堆人都抱持這種想法才會一窩蜂的送禮物來吧?」上輩子在仕女圈打滾了起碼二十年的暴風見怪不怪的說道:「不過守世界的人肯定都比較主動,所以你看到的這些可能都還只是冰山一角。」
  
  ……所以我昨天應該先在眾人面前把那束花滅掉,而不是收起來讓其他人燃起莫名其妙的鬥志狂送追求禮物?
  
  我現在恨不得衝回去把那束放在我房間的花砸到那個匿名者的臉上!
  
  深呼吸~不要衝動,激動起來對我沒好處。
  
  「暴風、白雲,查出這些是誰送的,然後退回去。」我指著那堆莫名其妙的禮物對他們兩個吩咐:「用『什麼手段』都可以。」
  
  可別說我無情,守世界容許同性交往跟婚姻我沒意見,但是這可不代表我需要接受那些好感,就算是普通男女交往好了,也沒有女生表白之後男生就一定要答應交往的道理吧?一次告白就成功的那種戲碼只存在於少女漫畫裡面,在現實中,特別是我身上不適用。
  
  「呃,太陽,這裡有個沒署名的……」暴風整理到一半就停了下來,拿了一個巴掌大的盒子給我,純白的盒子表面沒有任何裝飾也看不到接縫,摸起來倒挺像陶瓷的材質。
  
  「還有其他沒署名的嗎?」研究老半天也看不出個所以然,我抬頭跟暴風詢問,得到了搖頭的回答「好吧,這個我來處理,你們把那些退回去就好。」
  
  「太陽,你打算怎麼處理?」堅石關心的問。
  
  「沒什麼打算。」我聳聳肩:「回去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找出送禮的人,找不出來大不了就把東西銷毀。」既然不附上名字又讓我找不到人的話,就別怪我直接讓這東西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分格線~~~~~~~~~~
  
  第三人稱視角
  
  「冰炎,跟你有相同目標的人好像有不少喔。」坐在校園裡的某個庭園,夏碎有些興味的說。
  
  今天一整天四處都可以看到有人受到打擊般的拿著被退回的禮物或情書,還有些附贈了攻擊性法術一起退回,一眼看過去,有送禮物和情書的的人是哪些簡直一目瞭然。
  
  「……」冷瞥了一眼自家搭擋,冰炎像是沒聽到他那番話一樣繼續埋首在法陣作業。
  
  「別這麼冷淡啊,冰炎。」笑的像狐狸一樣的抽走對方眼前的作業,得到對方的一記怒瞪:「接下來你想怎麼做呢?那個人好像很排斥所有人的心意啊,禮物都被全數退回了呢。」
  
  也不能怪他這麼想知道情況,認識冰炎也差不多有三年了,還是第一次看對方為了送禮而煩惱,他原本以為冰炎應該是一輩子都不會懂得去討好女性,有告白推掉、有相親藉口任務放人鴿子、死纏爛打乾脆轟到天邊去才是他的個性……不過話又說回來,冰炎的送禮對象其實也不是女人。
  
  「我可沒有被退回什麼。」暫時放棄將東西拿回來,終於開始正視夏碎的問題,冰炎說出這項事實。
  
  「是因為沒有署名吧?」看對方瞬間難看的臉色,他繼續說道:「第一次的花沒讓你署名事為了試探,但之後的禮物沒附上名字對方也不知道是誰喔。」
  
  「……」
  
  「不過也不需要太緊張,聽說那兩樣東西到現在都還沒被銷毀或轉送。」消息來源當然就是對方親友中的其中一人,為了自家搭擋的追求大業,他可得幫忙出份力,不過看戲的成分還是略多一些就是了,當然這些話他是不會真的說出來的。
  
  「……那是什麼意思?」
  
  戀愛真的會讓人變笨啊……默默在心中搖頭:「那代表即使他不知道送禮者是誰,以某種角度來說也是有些在意才會保留著。」
  
  那堆禮物當中比那兩樣東西要珍貴的也不是說沒有,不過現在看來並不是比較珍貴就能贏的,因為他剛剛還看到有人含淚捧著只剩下殘骸、價值不斐的淨咒水晶從旁邊經過。
  
  但看到冰炎表面冷淡實際上卻很在意的樣子,夏碎突然想看看他的反應:「啊,有件事忘了跟你說,之前我幫你挑的花,它的花語是──『熾熱如火的愛』。」
  
  過了兩秒,怒吼聲從學院裡某處傳出:「藥師寺夏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