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西亞哥哥,今天就先這樣吧。」米可雅把一些藥膏藥水收拾好,這麼對我說:「其他就等下次了喔!」

  
  不過不要誤會了,我到醫療班找米可雅不是因為我受傷,而是來學一點鳳凰族的技術,雖然烈火在醫療方面確實是有進步,也順利通過藍袍考試,但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我們之中至少該有兩個比較擅長治療的人才行。
  
  但要學也不能太明目張膽的常常跑醫療班,所以我只有在烈火來幫忙跟上課的時候藉著來找朋友的名義去偷找米可雅學些東西。
  
  「好的,不好意思每次都麻煩妳。」
  
  「不會不會,能幫格里西亞哥哥的忙我也很高興喔!」米可雅還是很乖巧的回話,然後拿起小包包準備離開:「對了,格里西亞哥哥,可不可以拜託你幫忙一件事?冰炎學長他本來要三天就回醫療班檢查的,但是最近都沒有來,喵喵有點擔心,能不能請格里西亞哥哥去勸冰炎學長來檢查呢?」說完,她還露出很擔心的樣子看著我。
  
  ……等等!妳拜託的對象是不是錯了?為甚麼是叫我去勸冰炎?他不可能會聽我的話吧!
  
  「米可雅,為甚麼要把這件事交給我?」我疑惑的開口。要勸冰炎,找夏碎或羅蘭都很正常,但米可雅卻來拜託跟冰炎是全校公認死對頭的我,實在很奇怪。
  
  「冰炎學長常常去找格里西亞哥哥不是嗎?格里西亞哥哥只要在見到他的時候說一聲就好了啊。」米可雅偏著頭,理所當然的說道。
  
  ……慢著,最近我跟冰炎是因為研究耶呂鬼王據點而比較常碰面沒錯,但妳是怎麼知道的?
  
  「那就拜託格里西亞哥哥了,喵喵等一下有課,先離開了喔!」沒等我答應,米可雅就直接認定我肯幫忙了,還很快的跑掉,搞得還停留在上個問題的我愣了一下,沒來的及叫住她……雖然我覺得真的叫住了也沒用。
  
  唉,這可真是接了個燙手山芋。
  
  「太陽,你在幹嘛啊?」米可雅走後不久,烈火就接著探頭進來。
  
  「沒事,你忙完了?」我走出房間讓列火去關門,別說我懶,因為醫療班是鳳凰族的大本營,某些重要一點的出入口得要有鳳凰族特有的術法才能開啟和關上,例如我跟米可雅剛剛待的就是藥品區域,這邊的東西隨便混一混都有可能會搞出個什麼毒物出來,要知道藥物跟毒物只有一線之隔,不小心被人誤觸了可是會很麻煩的,醫療班可不是只有食用性藥物。
  
  「是啊,不過老爸今天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叫我沒事的話趕快回去,還放我好幾天假。」他聳聳肩這樣說。
  
  怪了,烈火他爸不是恨不得烈火多學好一些醫療法術,怎麼今天這麼反常?不過最近反常的也不只這件事就是了……
  
  不過我正想開口跟烈火說走了的時候,轉世之後變的比較敏銳的嗅覺替我捕捉到了一絲血腥味,轉頭一看,轉角處走來了個被黑色長髮蓋住幾乎整張臉,還帶了副眼鏡的黑袍,血腥味就是從他身上發出來的。
  
  「呃!九瀾哥,你任務回來啦?」烈火有些嘴角抽蓄的打招呼,看來是跟對方認識,但在我看來比起打招呼,烈火更想拔腿就跑。
  
  「蘄克亞小弟,一陣子沒見,你竟然真的考上藍袍了,聽提爾說的時候我還不太敢相信呢。」看著烈火身上的藍袍說著,被稱做九瀾的黑袍大哥倒是很自然,他的問候甚至也沒什麼負面的意味,每個認識烈火的人在聽到他通過考試時都以為他去借了誰的袍級衣服來穿,惹的烈火一直翻白眼的解釋他真的考上藍袍了。
  
  因此,我對九瀾沒什麼負面的評價,但他下一句話就讓我覺得我耳朵是不是出問題了:「旁邊這位公會人盡皆知的戰靈天使……是叫做太陽吧?你的心臟還不錯,有興趣簽個死後契約啊?雖然我不介意現在就拿走,你要是能直接送我就好了。」
  
  「九瀾哥!不可以啊!」烈火一整個驚嚇到了,大叫著:「不准對太陽出手!」
  
  不只烈火,我也有點驚恐的倒退一步,怎麼?黑袍都有怪僻的嗎?先前才不小心滅了某黑袍的靈魂收集,幸好有安因在才沒出大事,結果現在卻遇到器官收集者?
  
  而且我感覺得到,眼前的九瀾在黑袍中也絕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
  
  「開玩笑的,我還不想被全天使族追殺。」九瀾一副今天天氣很好的口氣說道:「不過你應該不介意死後把屍體送我?已經滅絕的戰靈天使的屍體很有收藏價值呢。」
  
  「我很介意,請你打消念頭。」上輩子腦袋分家就夠慘了,我還不想這一世哪天死了之後被泡在化學藥物裝進玻璃容器裡供人收藏觀賞。
  
  「嘖。」可惜的發出了個單音,九瀾才結束這個屍體話題:「蘄克亞小弟,我有事要找他,你朋友就先借我一下吧,等等就讓他自己回去。」
  
  愣了一下,烈火懷疑的問:「九瀾哥,你不會拿太陽的『任何東西』吧?」
  
  「放心吧,我要拿的話早拿了,你想留下來把肺送我的話,我可以考慮讓你一起聽。」
  
  聞言,烈火立刻臉色大變,一個字都沒說就直接跑走,連跟我打個招呼都沒有就消失在轉角了。
  
  哼哼,看來有人是欠訓練了,等等接幾個任務讓烈火去做吧,正好他爸放了他好幾天假。
  
  「沒有其他人了,我們找個地方聊聊吧。」
  
  「在那之前,可以先請問你是誰,還有為甚麼要找我『單獨』談嗎?」烈火會叫對方九瀾哥,就代表他們有一定交情,但這輩子我還沒看過烈火見誰就跑的,而九瀾絕對是故意把烈火支開,就算是關於戰靈天使的事好了,我的種族早就已經不是秘密,支開烈火根本沒有必要。
  
  「九瀾‧羅耶伊亞,醫療班分析部門。」
  
  我愣了下,輕呼:「黑藍雙袍的殺手家族三子?」之前只聽說鳳凰族有兩大左右手,其中一個是那個變態獅頭提爾,沒想到另一個是器官收集愛好者,世界真是無奇不有,守世界更是如此。
  
  「沒錯,然後你的第二個問題,因為這件事跟你也有不小的關聯,而且聽完之後你大概也不會想要有更多人知道。」九瀾唯一沒被頭髮遮住的嘴巴揚起一抹奇異的笑:「現在先來我的辦公事吧,太陽小弟。」
  
  ……太陽『小弟』?看來九瀾似乎挺喜歡在別人的名字後面加小弟兩個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