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最後我倒是沒能實現讓他天天進醫療班的計畫,先不說黑袍級的任務多半都很有危險性,身為巡司還落井下石除了會增加致死率以外,也會打壞我的名聲,再說雖然很不想承認,冰炎那傢伙確實也不是我動點手腳就真的會送醫急救的人物,而在他已經有戒備的情形下,也不是所有方法都能起到效用,平均三到四次裡有一次讓他傷勢重一點大概就是極限了。

  
  「靠!這次又是什麼?!」才想到一半,冰炎就正巧中招了,我記得那邊似乎被我弄了個星砂沼澤,雖然它本身的內容物只有毫無殺傷力的星型白細砂,生活在裡面的也只是些沒什麼殺傷力的吃骨魚,但我怎麼可能只移了個星砂沼澤過來呢?所以裡面還順便被我丟了幾隻之前任務不小心撿到的幾隻海民。
  
  當然,這點程度的陷阱不可能會讓冰炎重傷,甚至會不會受傷都是個未知數,但看到他那種怨氣無處發洩的表情,我的心情就很好。
  
  「冰炎,小心點喔,裡面好像不只有吃骨魚的樣子。」他身旁一起搭擋接任務的夏碎有些看好戲的提醒某個明顯很想把這地區全燒光的混血精靈:「那位這次好像真的氣得不輕,你還是早點去找他說清楚吧。」
  
  「連個影子都沒碰見,怎麼談?!」火氣很大的冰炎把那幾隻海民踢去安息之地,又把被我移過來的星砂沼澤送回去之後忿忿的説道。
  
  「那就要怪你一開始什麼也不說囉。」像是沒看見冰炎很火大的表情,夏碎笑笑的回道:「我建議你先想辦法約到他吧。」
  
  聽著兩人的對話,我稍微挑起了眉,因為夏碎絕對是知道我也在場才這麼開口的,身為冰炎為數不多的真正好友之一,他絕對不可能不知道這幾次監督他們任務的都是我,只是我當然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被他們找到,除了巡司的最基本訴求就是不能在任務監督途中被發現到存在外,我也不想跟那個該死的傢伙面對面,以我的能力,只要我有心的話即使是冰炎也沒能準確的發現我的所在位置。
  
  而他們多少也知道這點,所以這陣子的任務只有他一人來做的話,我都直接透過公會去通知他一些事項,夏碎在場時就是由我和他單獨說明,例如一些任務疏失和事後賠償等等的內容。
  
  不過呢……我冷笑了聲,想找我?就算你是黑袍又怎樣?我不願意的話,就算是我自家兄弟都還不見得找的到我,憑你一人又有什麼辦法?
  
  ~~~~~~~~~~分格線~~~~~~~~~~
  
  「怎麼樣?有問到嗎?」一行人待在外頭,等奇克斯出來後全部一起湧了上去,但看到後者低垂著頭的樣子,大伙馬上就知道沒有成功。
  
  「連這裡都問不到線索,這樣下去該怎麼辦啊。」希歐忍不住嘆了口氣。
  
  「沒辦法,九瀾哥說他有義務維護當事人隱私權,一個字都不肯說。」奇克斯也跟著嘆了一大口氣,要知道他可是冒著被挖內臟的風險闖入『虎穴』,但卻一點成果也沒有。
  
  這段時間格里西亞搞出來的『血腥事蹟』搞得學院和公會不得平靜,雖然知道他不會無端讓執行任務的袍級直的出任務然後橫的進醫療班,而實際上最近受傷率也回歸正常值,但相對的,因為不明原因,近期內任務全由格里西亞監督的冰炎殿下沒有一次沒進醫療班治療,但也沒人敢提起勇氣去跟『笑面鬼巡司』提出疑問或諫言。
  
  因此,和格里西亞關係最密切的他們就被請求解決這件事,也就是為甚麼在除了格里西亞以外的十二聖騎會出現在醫療班外頭。
  
  「太陽到底還要氣多久啊?追求者都被嚇跑了是很好,但是現在他只要出現在公會裡,那附近馬上全部清空,效果比瞬間殲滅法術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萊卡苦著臉抱怨。
  
  「所以我們才會被委託查明真相嘛,還是想辦法早日解決問題吧。」艾爾梅瑞苦笑著安慰身旁的同伴,雖然他也的確看到好幾個任務發配人員去醫療班求助腸胃科治療……
  
  「說的倒容易。」喬葛沒好氣的開口:「別說查明真相了,我們自己還得自求多福呢!」前陣子格里西亞因為突然暴增的工作量,不但學校課程時常得請假,原本準備好要去報考的黑袍測驗也不得不暫緩,誰知道冰炎好死不死就在這時候考上,成為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導致他們這些人全都掃到颱風尾,任務量增加了不說,困難度也一併提高,要不是格里西亞氣歸氣,理智還是在的,沒有幫他們接下超出能力所及的任務,不然他們早就直接在任務中殉職,手牽手一起回歸安息之地去了。
  
  「還是由我去問太陽吧。」至此,雷瑟終於開口,然後看到眼前十個人十雙眼睛對他閃耀著『救星』兩個字,不禁又嘆了口氣。
  
  原先他只是想看太陽會怎麼處理,但事情到這般地步,不把話挑明著和格里西亞說,先不論那位受傷率直線飆高的混血精靈殿下會不會哪天就這麼倒下,全公會恐怕都要胃部抽筋腸子打結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