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中午的時段,扣除格里西亞、雷瑟,還有去出任務的羅蘭,其餘的人都已經在準備午飯,順便閒話家常,但雖說如此,談論的話題也只會有一個。

  
  「你們說太陽最近到底在氣什麼啊?」維瓦爾邊幫忙排桌椅邊憂心的問道。
  
  他們這段時間都心驚膽戰的怕格里西亞又搞出了什麼手段對付冰炎,倒不是真的非常在意冰炎的安危,而是擔憂再這樣下去格里西亞似乎又要做些亂來的事。
  
  「誰知道啊,他一個字都不說,等等審判讓他開口我們就會聽到了。」喬葛不在意的回,然後鑽進廚房把『料理組』做好的飯菜端出來。
  
  「審判長絕對有辦法讓太陽開口,不會有問題的啦!」萊卡說一說,也跟著進廚房幫忙端菜去了。
  
  「希望太陽是真的沒事,他最近好像也很煩躁的樣子。」唯一沒在廚房幫忙料理的艾爾梅瑞邊準備調味醬邊擔憂的開口。
  
  「就算他有事,遭殃的也都是我們這些旁邊的人,他本人還比較擅長闖…禍……」隨意的開口自嘲,希歐拿著兩大壺的飲料從冰箱那邊走過來餐桌,但話才說到一半,他就露出明顯驚嚇的表情望著大廳方向,手上的飲料也沒拿好,直直往下掉。
  
  「「小心!!」」從廚房走出來,正巧看到飲料掉落的瞬間,奇克斯和喬葛同一時間一人一壺搶救起來,完美發揮搭檔時的默契。
  
  「你是看到大廳出現美人魚嗎?幹嘛嚇成這副德性?」心有餘悸的把水壺放回桌上去,喬葛沒好氣的説。
  
  「……大地。」
  
  「幹嘛?」
  
  「如果有人眼角帶淚臉頰泛紅衣衫不整用手背摀著嘴巴從你面前跑過去,你認為是怎麼了?」希歐愣愣的望著大廳方向,一整句話沒有換氣的說完,連喬葛原本陶侃他的美人魚話題都像沒聽到似的。
  
  「被強吻吧。」喬葛毫不在意的回答,上輩子雖然表面上是老實的大地騎士,但就跟格里西亞形容的一樣,他根本就是個批著羊皮的狼,專門拐騙女孩子的那種,對女人可是了解得很,所以對於這種問題他沒兩秒就想出可能結果。
  
  「還有其他可能嗎?」不知道什麼時後到了飯廳,也跟著陷入呆滯狀態的艾維斯開口,旁邊則是明顯剛搶救完兩盤菜的伊西嵐和帝摩斯。
  
  「其他……被性侵未遂之類的?」這次多想了幾秒,喬葛說完後才想回問為甚麼問他這問題時,就看到兩個臉色發白、似乎下一秒就會昏倒的兩人:「嚇!兄弟,你們沒事吧?」
  
  「再怎麼樣應該也不會比他嚴重……」希歐語氣顫抖的回過頭,望著艾維斯作出無聲的詢問,後者也嘴角抽蓄的向他點頭。
  
  「到底是怎麼了?」伊西嵐忍不住皺眉發問。
  
  「「剛剛太陽他……回來了。」」希歐與艾維斯同時開口。
  
  「什麼意……呃、等等!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奇克斯滿臉問號的表情只維持了幾秒,然後一整個大驚,而其他人早就早一步想通,臉色全都快比身為夜行種族的萊卡還要白了。
  
  「說笑的吧?!這比四大鬼王跑來踩平我們學院還要不可能啊!」萊卡有些歇斯底里的叫著。
  
  「什麼不可能?」
  
  「就是太陽他……」萊卡反射性的要回答,回頭就看到剛回來的雷瑟和剛剛發問的羅蘭:「審判長、羅蘭,你們回來啦!」
  
  「到底出了什麼事?」才剛回到家踏進飯廳而已,雷瑟就聽到萊卡的尖叫聲,現在聽到了是跟格里西亞有關之後,他的眉頭就越皺越深。
  
  「這個……」眾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才對,畢竟這事連他們自己都不敢相信。
  
  「審判你還是去問太陽吧。」最後,希歐終於代表開口,但他還真是說不出『太陽可能被強吻了』這種話來,最好的辦法還是讓當事人自己說明:「他應該已經回房間去了。」
  
  聞言,雷瑟心裡的憂慮又更大了,他問道:「太陽情況很糟糕?」
  
  「這輩子沒看他這麼糟過……」艾維斯無奈的開口。
  
  「我去找他。」雷瑟丟下了四個字,然後轉身離開廚房。
  
  「這次好像真的很不妙啊……」看著雷瑟直接張開翅膀飛上三樓去,維瓦爾嘆了口氣。
  
  「午飯怎麼辦?」看著滿桌菜餚的帝摩斯提出了很實際的問題。
  
  『砰!』
  
  「剛剛那是什麼聲音?」喬葛面無表情的開口,他幾乎能判斷出那是從三樓傳來的。
  
  「不知道,不過……」希歐一反剛剛臉色發白的樣子,冷靜的說道:「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吃吧。」
  
  「……」眾人默默無語的各自收拾起一部分午餐,然後很有默契的一起轉移去白園吃飯。
  
  學院裡的東西再可怕,也絕對比現階段『他們的家』還來的親切可愛一百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