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激戰之中冰炎幾乎無法去管其他事,眼前的敵手比原先所想的要難對付許多,即使中途有了幫手也還是不減那鬼王高手所散發出的壓力,因此連開口阻止他所重視之人單獨前往空中戰場的餘力都沒有,更別說脫離這邊的纏鬥去幫助那人。

  
  但才過沒多久,直接被打飛的冰炎就知道他連自己的安危都無暇顧及,暗黑針雨襲來的同時他只想到那金髮天使是否還安然無恙,下一秒,竄入他視野的燦金與瞬間噴灑出的鮮紅讓他的腦袋完全一片空白,就連不遠處雷瑟罕見的怒吼都入不了他的耳。
  
  抱住倒在他身上的浴血天使,冰炎幾乎壓抑不住慌亂,不像他會有的微弱聲音從口裡發出:「格里西亞……?」
  
  懷中的人扯開了一抹笑,像是在嘲笑他的慌亂似的,同樣微弱的聲音響起,內容卻是在反過來調侃他:「跟我…告白時的氣勢……去哪了……」顫抖的手佈滿鮮血──上頭的血液因為原先存在於體內的聖光而並沒受到太多毒素的侵蝕,因此才維持著艷紅的色澤,搭在冰炎肩上的手力道輕微到隨時都會落下:「記得啊…你欠我一次呢……」
  
  隨後,手臂垂落,那雙平時充滿心機的蔚藍完全閉上。
  
  『火焰之契、冰冽之息,我是你的主人,你服從我命令。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冰冷之後的炎之面容。』
  
  長槍衡舉,這是他在再度見到格里西亞之後第二次在對方面前發動第二型態,第一次是純粹想一較高下,這次……他是為了這個他所愛著的…還替他擋去攻擊了的天使而戰。
  
  『烽云凋戈,重現殛火。』
  
  焰底銀紋的長槍重新出現在他手中,看著眼前游刃有餘的鬼王高手,他決心不再讓對方傷到他所愛之人。
  
  「真是拼命,不過不得不說你們三位都勇氣可嘉而且實力也不錯。」對冰炎將幻武轉為第二階段毫不在意,安地爾的語氣雖有著一些讚許,聽在冰炎耳裡倒比較像諷刺。
  
  「我完全不想被鬼族這麼說。」冷冷的開口,冰炎將格里西亞暫時放置在一旁──畢竟即使是他也無法邊抱著人邊戰鬥,但也還是在天使的身周加了防護法術以免被波及。
  
  「那真可惜,我可是很真心在誇獎你們呢。」臉上毫無可惜意味的再度抽出長針,安地爾臉上仍舊維持一貫的笑。
  
  毫不間斷的你來我往,奔騰的火焰隨著長槍的舞動燃燒著襲向安地爾,同時也一併防禦著刺來的黑針,一瞬間,幾乎能燃盡一切事物的火焰被扭轉而往一旁的天使燒去,卻在安地爾稍有驚奇而冰炎不為所動的情況下全部被彈開,連一絲火星都未落到格里西亞身上。
  
  「這是你預料中的?」似笑非笑的開口,當然不會真這麼認為的安地爾在過招之間開口。
  
  「沒必要告訴你。」語氣仍舊冷淡,冰炎當然不會將真正原因告訴眼前敵手,不過他其實也是剛剛才發現格里西亞身上正戴著當初磷晶花所製作而成的火系護符。
  
  無所謂的聳肩,正要繼續下一波攻勢的安地爾卻停頓了下來:「看來有人來打擾了。」身為法術的設置者,外圍的屏障被破除開來瞬間當然能馬上感覺到。
  
  「所以就快滾吧。」毫不留情落下狠話,還沒有鬆懈下來的冰炎只想快點把這鬼王高手趕走好讓他可以把格里西亞送去治療。
  
  「好吧,畢竟今天算是意外的收穫。」在冰炎警戒的眼神下,安地爾竟出乎意料的乾脆,不過在人影消失之前,一根白色長針直往格里西亞射去,更糟的是那針很直接的突破守護結界:「你的實力還不錯,希望下次見面你有興趣加入鬼族。」
  
  「想都別想!」馬上拔出了針,醫療方面能力完全不足且針上展開的法術消失的太過快速,冰炎的臉色完全沉了下來,但還來不及仔細回想剛剛的法陣結構,他自己就瞬間失去了意識倒在金髮天使旁邊,一旁還抓在手上的針上幾不可察的閃動了個一個小小的陣法,然後黯淡下來。
  
  ~~~~~~~~~~分格線~~~~~~~~~~
  
  看到格里西亞渾身浴血失去意識的一幕,最後一張爆符早在剛剛用掉了的雷瑟險些要不顧一切召出銀墨刃,只為將眼前傷害他所重視之人的鬼王高手碎屍萬段,不過在他準備將想法付諸行動之前,懷中傳來一道奇異的、卻不突兀,在狂怒的這時後像是在平復他情緒般的細微鈴聲。
  
  暗紫的光從他下意識拿出的幻武寶石中浮現而出,和空中那個鬼王高手身上的蛇不同,是令人感到寧靜的沉靜色澤。
  
  『你擁有足夠的力量,只是未曾真正傾聽到我的聲音。』
  
  青年外貌的幻武精靈淡淡的看著他,沒有開口,但那聲音早已在他腦中響起。
  
  『別被狂怒遮蔽了理智,看清你現在所應該做的事。』手指向了空中,使用毒蛇與長鞭的鬼王高手還在那處笑著天使的捨身搏命。
  
  握緊了手中寶石,如出生時就烙印在腦中的語句浮現而出:『北方玄冥,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型,冷傲孤絕而寂靜,冬是你的吐息,是我的兵刃,然後、幫助我,解決危害者。』
  
  展開翅膀飛上天去,手中如同前世審判神劍型態的武器直往伊莫纍帝砍去。
  
  一點也不慌張的放出了許多毒蛇,伊莫纍帝並不把才剛使幻武成型的雷瑟看在眼裡,可她倒也有些小看了正值冬季而力量來到最頂點的『冬神玄冥』的力量。
  
  揮出一劍,刺骨的寒風隨著劍的揮舞而起,蜂擁而上的毒蛇還未碰到任何東西就被雷瑟給解決,緊接著仰賴空中飛行能力的他砍上對方使鞭的其中一條手臂,能使大部分生物陷入沉睡的的寒氣瞬間灌入伊莫纍帝體內,讓對方不悅的振翅飛離,黑色的血從那道傷滴落。
  
  舉劍擺回架式,雷瑟繼續與發怒的鬼王高手展開戰鬥,但不過才幾招時間過去,雷瑟就猝不及防的被獸足撞下一大段距離,險險擦過了被染黑的樹葉。
  
  但在伊莫纍帝要趁勝追擊前,翠綠的箭矢直接射來,接二連三的將鬼王高手逼離雷瑟,連揮出的鞭都被另一條長鞭給打得偏離方向。
  
  「審判!你們沒事吧?」希歐先是在下方喊了聲,才運用法術升到與雷瑟相同高度,其實他們其餘的人早已經到了古樹外,但因為屏障的緣故讓他們不得不先解除那層障礙,以至於趕到的時候已經這麼遲了:「那把劍是……?」希歐注意到那跟他們上輩子看慣了的審判神劍幾乎一模一樣。
  
  「我的幻武兵器。」簡單幾四個字帶過,看伊莫纍帝似乎是不想多花時間繼續留下對付他們而直接消失,雷瑟言簡意賅的描述現下狀況:「太陽受傷了,快把他送去治療。」
  
  「太陽他……?!」真正驚嚇到希歐的其實不是太陽受傷,而是『太陽需要被送去治療』這件事,這輩子他還沒看過格里西亞傷重到需要讓別人來治療,因此希歐幾乎是立刻就循著力量趕到了格里西亞與因為不明原因昏倒了的冰炎身邊,剛好其他人也都到了,而且一個個都驚嚇到無以復加。
  
  「快點直接送去提爾哥那邊!」直接吼出聲的是身為鳳凰族醫療班的奇克斯,十三人的腳下展開了由雷瑟開啟的移動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