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整整一晚,個個都睡不好的十二聖騎在第二天就都跑到保健室去,但其實出現的只有希歐、喬葛、奇克斯、萊卡和雷瑟這些人而已,其他人都因為早上有課而被雷瑟勒令上課去了。

  
  不過,他們才來到房門口而已,有點奇妙的對話隔著門板隱約的傳出來,還帶著一點壓抑的聲音……
  
  『痛…輕點……』
  
  『忍一下……』
  
  『啊、流出來了……』
  
  『所以才叫你別亂動……』
  
  『會很難洗……噢!溫柔一點行不行?』
  
  『不然你自己來……』
  
  『這種事……一個人根本做不來、好不好……』
  
  忍不住往很糟糕的方向去想的喬葛一下就轉開了門把,原本以為會看到什麼活春宮,沒想到只看到一天使一精靈些微愣住的樣子,其中一個還拿著剛拆下的染血繃帶,旁邊則是事先準備的乾淨紗布和藥物。
  
  ……所以,他們剛剛聽到的是這兩人正在換藥?
  
  靠!那就不要把話說的那麼引人遐想啊!
  
  ~~~~~~~~~~分格線~~~~~~~~~~
  
  「怎麼會是他幫你換藥啊?」藍髮妖精……應該說是希歐滿臉不解的看了眼坐在一旁的亞,然後望著我問。
  
  對此,我只是默默的看向旁邊被種到牆上去的提爾當作回答,變態獅頭跟亞……有長腦袋的都知道應該要選誰,但看來亞並不是幫人包紮治療的料,不會控制手腳輕重就算了,血還滴到我衣服上去,要知道衣服滴到血很難洗的,特別是我身上的白襯衫。
  
  一票人望了下旁邊牆上的『浮雕』,然後全都不再表達意見,看來這獅頭的變態行徑是眾人有目共睹的。
  
  但亞現在坐在一旁的原因並不是傷已經包紮完,而是換了個人替我處理,該說不愧是藍袍嗎?手腳俐落度跟專業度果然跟一般袍級不同,身為鳳凰族的奇克斯在這方面是比亞強很多。
  
  而經過簡短的自我介紹,我終於搞懂原來我才是他們的老大,雷瑟比較像是副首領,在我失憶的現在他就得擔起帶領這些人的責任。
  
  「所以太陽……」雷瑟話才說一半,我就靜靜的看著他:「……格里西亞,你有想起任何事嗎?」
  
  「……一點點,是很小時候的事。」輕描淡寫的帶過,我不是很想再回憶那段記憶。
  
  大概是從我的表情看出我不想多說,雷瑟並沒有再多問,想來他應該也不知道我過去的那段經歷。
  
  「好啦,這樣就行了。」終於替我換藥完畢,稍微看了一眼纏得很不錯的繃帶,我才正想道謝而已,奇克斯竟然沒神經的直接往我背上拍:「記得盡量不要碰到喔。」
  
  ……你已經碰到了……而且還是狠狠地拍了下去……!
  
  我忍不住露出燦笑,結果除了亞和雷瑟以外的人全都退了不只三大步,奇克斯更是退到門口去了。
  
  「怎麼太陽你記憶沒了還可以記得發怒的時候也面帶『危笑』啊?」拿喬葛當盾牌的萊卡一副嚇得不輕的樣子。
  
  ……剛剛還沒意識到,現在我才發現這個奇妙的點,看來他們是我熟人這點是錯不了了。
  
  「別玩了。」嘆了口氣,雷瑟示意奇克斯回來坐好,然後轉頭望向那個已經把自己從牆裡拔出來不知道多久的獅頭:「他還需要在這裡住多久?」
  
  「別傷還沒好就急著要出院啊。」無奈看向雷瑟,獅頭……提爾終於收起變態般的表情認真回答:「先不說這小天使的傷還沒痊癒,九瀾回去研究東西也還沒個結果,至少等結果出來吧。」
  
  他這麼說也是有道理,記憶問題的確還是個麻煩處,雖然回想起了一點點,卻也還不知道想起的契機是什麼,這種情況下似乎交給專業的來……雖然我對這獅頭專業以外的部分抱持很大疑慮,例如變態行為。
  
  沉下了臉,雷瑟沒有說出反對的話,但我也看得出他不希望我繼續留在這,這倒是很奇怪,就我對他的觀察,雷瑟應該是個很理性的人,否則也不會有堪稱副首領的地位……難道是因為記憶?
  
  我在回憶那些所謂的常識時有種維和感,例如昨天奇克斯提到屠龍的時候,我腦中出現的龍的型態是大相逕庭,而且就算只想起一點點記憶,我也能確定那段記憶中的我是人類……最起碼『那些人』是,而謾罵的內容中夾雜惡魔這個詞……惡魔本來就是一個種族,怎麼可能拿這類的話來罵人?
  
  越想就覺得疑點越多,但有腦子的都知道這種情形並不正常,要是說出來了,說不准我會被抓去研究,在想起更多記憶前還是先按兵不動吧。
  
  「那麼,格里西亞,我們先去上課了,放學時候再來找你。」他們站起身一個個往外走,不過雷瑟臨走前卻丟下了一段話,而且還是用精神法術說給我一個人聽的。
  
  『別太相信所有人。』
  
  ……什麼意思?
  
  我正想追問時,早已經感受不到他們的氣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