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透了……」隨意靠在床邊的窗框上,我已經無聊到開始算有多少大氣精靈飄過窗口……

  
  「太陽。」
  
  啊,第七十隻……
  
  「太陽!」
  
  「……嗯?」慢半拍的轉過頭回應,我才發現叫我的是亞……不是說獨處時就叫本名嗎?害我一時之間沒意識到是在叫我。
  
  不過等我認真一看,才發現現在不算獨處……如果多了一隻小狼犬也可以叫做有第三人在的話我也認了,看著那隻自己跑進來還很自動跳上床在我身側坐下的狗:「你帶隻狗來幹嘛?」
  
  我這幾天是很無聊沒錯,不過還沒到會以為亞想送隻狗給我排解無聊的程度,以他給我的印象,送本書什麼的或許還比較有可能。
  
  「不是我,是他自己跑來的。」環著手靠在門邊,亞冷哼了聲指了指我身邊的狼犬:「你的幻獸。」
  
  「……啊?」我什麼時候養寵物了?
  
  低頭看著據說是屬於我的幻獸的小狼犬,我現在簡直是滿腦子問號,不過最後我選擇先放下這問題,我抬頭望向亞:「九瀾那邊有結果了嗎?」
  
  因為還沒搞清楚我身上被動了什麼手腳,所以在確認之前我甚至被禁止用任何法術(包括治癒術)避免造成其他後遺症,結果就是明明亞都已經精神十足的出去做任務去了,我卻只能繼續負傷關在保健室數路過的大氣精靈。
  
  唯一值得慶幸的大概就是提爾已傷患需要靜養為由把一堆要來探望的閒雜人等通通隔離在外面,現在我無法確定誰才能相信誰又不能信任,更別說來的人裡面有大半都是些想趁亂告白的白癡,但我很納悶的是……想趁機送禮物情書給我的不分男女,男性的比例似乎還多過女性……
  
  「還沒,不過你的同伴託我轉交這些。」一個彈指,冰炎憑空拿出一大疊的書放在我床頭的櫃子上,裡面舉凡幻獸符咒法陣幻武治療等等的書都有,但獨獨缺少了歷史方面的書籍……算了,光這些書大概就夠我消磨好一陣子。
  
  「東西送到了,我走了。」
  
  我愣了下:「有事要忙?」這傢伙每次有機會過來的時候不都在這邊待到上課或任務時間的前一秒嗎?說什麼這邊比較安靜之類的,怎麼突然轉性了?
  
  「我沒興趣給人監視。」再度哼了聲,亞似乎有些怨恨的看了我身邊的小狼狗一眼後逕自開了移動陣走了。
  
  完全就是莫名奇妙的我跟這隻小狗開始大眼瞪小眼,不過沒瞪多久我就放棄直接去翻書來看了。
  
  與其跟一隻不知道能不能聽懂我的話的幻獸溝通,我寧願找書來看,起碼能補強一點該有的知識,畢竟我腦中有的知識和常識都只是基礎的東西,更高階的就沒有了,但幸好我文字方面的知識還算齊全,除了一些特殊種族的語言外我幾乎都能看的懂。
  
  嗯……這邊的元素控制還蠻有趣的,稍微試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隊長,您已經被告誡不能動用法術。』
  
  「知道啦……想想而已不行嗎?」反射性回答後我才發現……這邊不就只有我一個人嗎?
  
  環顧了整個室內除了我以外沒半個生命體,我開始納悶到底是誰在跟我說話。
  
  『隊長,是我,亞戴爾。』小小的腳掌拍了拍我的大腿,促使我低下頭,然後我望著他,沉默。
  
  ……原來我養的幻獸是會講話的嗎?!
  
  ~~~~~~~~~~分格線~~~~~~~~~~
  
  「所以你是被派來當我保鑣的?」我撐著頰看著小狼犬……亞戴爾這麼問,雖然很懷疑亞戴爾這麼小隻要怎麼『迎敵』,不過俗話說人不可貌相,狗大概也一樣,更別提亞戴爾根本不是普通的狗……至少頑固程度比一般的狗多了很多倍,我叫他別叫我隊長被回絕就算了,問他為甚麼叫我隊長也完全不回答。
  
  『是的,避免任何別有居心的人來對隊長您不利。』眨了眨堪稱可愛的雙眼,亞戴爾很有擔負重任的氣勢,只可惜這種小狗外型把他的氣勢消減了不只一半。
  
  不過,別有居心是哪種?暗殺行動還是告白攻勢?
  
  ……我看是兩者都有吧。
  
  『隊長,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吩咐。』眼前的小狗繼續用認真的語氣和可愛的外表對著我說話。
  
  「……免了,不要吵到我就好。」雖然看的出亞戴爾的力量不弱,要排除入侵者是很有用,不過除此之外我就想不到要給亞戴爾安排什麼工作了……總不能要一隻小狗去泡茶吧!
  
  所以還是讓他一邊納涼,我繼續看我的書就好。
  
  不過安靜的時光總是維持不了多久,在我才快要領悟出某個法陣的運作原理時,就有個人不識相的跑來打擾。
  
  「小天使,大哥哥來替你換藥了喔~」
  
  「……亞戴爾。」闔上書,我連望向門口一眼都沒有:「工作來了。」
  
  「欸欸欸別這樣嘛小天使。」在亞戴爾對他發出威嚇性低吼的同時,提爾終於知趣的沒靠過來:「不過你家的小狼犬什麼時候跑來的。」
  
  「這問題很重要嗎?」揚揚眉,我沒所謂的回,看來在不能用法術的時候有這麼個『保鑣』倒挺方便的:「還有,為甚麼是你來換藥?」
  
  每次這變態獅頭總會趁替我檢察傷勢的時候毛手毛腳,他不煩我都煩了!
  
  「真是傷人,全醫療班裡面我的技術可是榜上有名,你竟然還嫌棄我!」一副被狠狠傷到的樣子,提爾很戲劇化的按著胸口倒退兩步。
  
  見狀,我皮笑肉不笑的回:「我倒覺得給蘄克亞換藥好過給你治療。」雖然聽說奇克斯剛考上藍袍沒多久,但我相信這種包紮交給他做是沒問題的,而且我需要包紮的地方是背後,等於過程我是毫無防備的背對著對方,這樣我還不如找個相對能信任的人。
  
  「真是差別待遇啊,竟然連失憶都還會選人信任。」
  
  廢話,我看正常人都不會選你來治療,更何況雷瑟那時的話也讓我很在意,所以現在我不是很樂意在任何人面前卸下防備……或許雷瑟他們跟亞是個例外。
  
  就在我跟提爾維持某種奇妙的對峙關係時,另一個很有活力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格里西亞哥哥,喵喵來探望你了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