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愣了一下,我看向門口的同時聲音的主人也進門來了:「格里西亞哥哥早安~輔長也早安喔~」

  
  「喔,米可蕥,你這節沒課啊?」
  
  「嗯!所以聽堂哥說格里西亞哥哥受傷就過來看看了。」本人跟聲音一樣有精神,被稱作米可蕥的女孩笑著回應提爾,然後轉過頭來找我聊天:「格里西亞哥哥翅膀還痛嗎?」
  
  
  「……」這下好了,眼前的鳳凰族女孩好像跟我認識,結果我一點也不記得她是誰。
  
  我想想……這種時候平常的我會怎麼回?
  
  ……想得到才怪!根本沒一個概念啊!
  
  「沒怎麼痛了,謝謝關心。」
   
  
  用最普通的方式回話,我順便掛上自認為最完美的笑容,希望能蒙混過關。
  
  
  「咦?」米可蕥偏了偏頭,有些遲疑的開口:「格里西亞哥哥……你不認得喵喵了嗎?語氣好疏遠……」
  
   
  糟糕,竟然一下就被看出來,看來如果不是米可蕥對我有一定認識,就是我裝得太不像了。
  
   
  『隊長,那是烈火騎士長的堂妹,與您也有一些交情,是可以信任的對象。』
  
   
  亞戴爾晃了晃尾巴這麼對我說道,讓我覺得身邊有這麼個一狗多用的幻獸真的挺方便的,特別是亞戴爾除了很會觀察情況外,因為是我的使役幻獸,所以我們之間可以秘密對談,只是我到現在才用上這方法。
  
  
  『是到哪種程度的信任?』
  
  
  『隊長您對她大概就像是對待妹妹那樣。』
  
   
  嗯,真是十分明瞭的答案,由此可知亞戴爾是在我身邊做過事的人,現在我想我知道怎麼回答了。
  
  
  「因為一點意外,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露出了抱歉的笑, 我原本在想需不需要做摸頭這種舉動,不過米可蕥看起來也半大不小了,這舉動反而奇怪,所以我沒再多作動作:「可以不要告訴任何一個人嗎?」
  
  要是不答應,我可能得用上昨天看完的書裡消除記憶的方法了。
  
  
  「嗯!喵喵絕對不會說的,格里西亞哥哥不用擔心。」嗯……看來這女孩不是很單純就是演技真的很好,但看在亞戴爾說米可蕥是可以信任的對象的份上,我就再多觀察一會吧。
  
  
   「米可雅,既然都來了,那就麻煩妳替小天使換藥吧,這下小天使你總該沒意見了?」我望向旁邊安靜了一陣子才開口的提爾,發現這個變態獅頭其實不像表面上只有不正經:「外面的屍體大概又堆積到很可怕的地步了。」
  
   
  說完,提爾就自己跑掉了,我覺得他想看他所謂美麗事物跟不想在這邊徒增我的壓力是各占一半吧,因為我又看到他那種變態的表情。
  
  
   「格里西亞哥哥方便轉過去嗎?」
  
  
  「……好,拜託妳了,米可蕥。」讓亞戴爾負責警戒我的後方免得真的被趁機動了什麼手腳,我這才真的放心讓米可蕥在我背上做治療。
  
  
   ~~~~~~~~~~分格線~~~~~~~~~~
  
   「……這傢伙一定要每次都搞得渾身是傷嗎?」撐著頰,我看著某個被搭擋壓來治療的傢伙再一次的把提爾種進牆裡。
  
   
  從我『住院』到現在已經是第三次看到亞來保健室報到,而且每次都是把黑袍搞得破破爛爛的那種程度,雖然他本人倒還很有精神地種人就是了。
  
   
  「冰炎這樣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不過最近有稍微安份一點。」這次也受了一點輕傷,剛剛包紮完的夏碎坐在我旁邊的椅子上看戲:「大概是因為某人在這裡,叫他來這邊治療的工作也輕鬆很多。」
  
  
  說完,夏碎還刻意的看了我一眼。
  
  
  對此,我決定忽視他的視線,因為總覺得要是進一步問明白的話會有麻煩的事發生:「這次他又被怎麼了?」
  
  雖然動作還是一樣兇狠,但是我注意到他踹人的力道有點弱,平時總是要唉唉叫個老半天的變態獅頭竟然比預期還要早從牆裡把自己拔出來。
  
  
  「他只是中了個小詛咒。」把身上的灰塵拍乾淨,提爾對著我們解釋他剛剛邊毛手毛腳邊檢查出來的結果:「雖然是沒有大礙而且也已經解了,不過安全起見留下來住一晚觀察比較好,順便檢查一下上次有沒有留下後遺症囉。」
  
  
  「嘛,我想冰炎這次應該不會不同意吧?」夏碎又用一種讓我起雞皮疙瘩的眼神來回望著我和亞:「總之你們今晚就好好相處囉。」
  
  
  ……我可以叫亞去別的病房睡嗎?要不叫雷瑟他們來接我也好,夏碎那種表情讓我覺得他好像在打什麼主意,更別說亞竟然只是嘖了一聲就這麼毫無異議。
  
  
  雖然到最後我在心裡想的兩種提案都沒有如願。
  
  ~~~~~~~~~~分格線~~~~~~~~~~
  
  
  「那個幻獸呢?」病房第二次只剩下我和亞,不過他第一個問題就是這個,讓我總覺得他是不是預謀了什麼想趁著四下無人好直接動手,但我只是想想而已,沒怎麼把這當真。
  
  
  「我讓亞戴爾回去休息了。」看亞的表情就知道,他聽出我其實是在扯謊,不過我一樣沒有更改我的答案,更何況要是我真的想,在幾秒鐘內把亞戴爾叫回來也不是什麼難事,訂下契約的使役幻獸就是有這麼個好處。
  
  
  但事實上,亞戴爾不在只是因為我叫他去幫我跟伊希嵐拿點心,伊希嵐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前幾次帶來的點心都很符合我的胃口,而且不知怎麼的我最近精神特別好也睡不太著,就算偶爾睡一下也都只維持在淺眠程度,沒事可做之下我只剩下書跟點心打發時間了。
  
  
  不過,一直只維持淺眠多少還是會對身體產生負擔,所以我原本是想試試今晚能不能睡沉一點,但既然亞在的話應該是能讓他明早再送東西來了,不然亞戴爾最近都是日夜顛倒就為了要守著我,看了我都有點過意不去。
  
   
   看得出我沒想再多聊,亞也躺在床上翻了個身閉上眼:「晚安。」
  
  
  「晚安。」
  
  
  不過現在的我還不知道,雖然這次的確如願得到了個深沉睡眠,卻也意外的發現了些恢復記憶的線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