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事項】

1.此為ABO世界,不懂的請先了解此設定再來觀看w

2.些許私心私人設定,不代表所有ABO相關文狀況

3.可能是系列文,端看有無靈感繼續延伸(被打

4.內文有肉注意背後(?

5.此篇嚴重爆字請注意(不

6.看到最後請別拿東西來砸(???

 

********************

 

頓時語塞的格里西亞撇了撇嘴轉過頭去,視線落到倚在牆角的兩個書包上,「咦?你有幫我拿回來?」他還以為自己的書包正躺在學生會議室裡,不過這樣也好,省得他還要再跑一趟。

「嗯,你是要打電話吧?」沒打算解釋當天是如何把兩個書包加一個昏睡的人兒帶回家,冰炎把餐具收拾好順便拎出手機遞給格里西亞。

「......你拿的還真順手。」正常不是該把整個書包拿給原主人嗎?

無言地望了下這個不懂禮貌的傢伙,格里西亞接過手機,按下通訊錄裡那個最熟悉的名字,果然響不到第三聲就有人接起來了,『格里西亞,你到哪裡去了?』

 

「這個嘛...有點事所以在學校宿舍借住,這幾天都不會回去。」歪頭想了個比較好的說詞,金髮少年不打算告訴自家那個像老媽子的副會長實情,不然對方肯定會效仿中世紀的騎士提著劍過來把冰炎砍成兩半。

自從有個學長起色慾,打算把他帶去學校角落就地正法,卻被黑髮黑眼甚至連臉都黑了的模範生拿繩子掛在學校大鐘上之後,格里西亞一點都不懷疑雷瑟在短時間內生出一把劍的可能性。

 

『......』電話那一頭的沉默維持了一小段時間,直到金髮人兒幾乎要將真相全盤托出時,那個有些超齡的穩重聲音才再次響起:『什麼時候回來?』

雷瑟這是暫且相信他的意思嗎...?格里西亞一面為自己的未來默哀一面回答:「大概三、四天吧,不會拖太久的。」

『嗯,你在幾號房?』這次電話那一頭並沒有沉默很久,直接問了宿舍房號。

「呃......」聽到這問題,回來時根本沒看到門牌的格里西亞當然不知道,只得把視線放到冰炎身上,用口型做出「房號」兩字。

雖然他是不太想回答,但不只他家副會長,連學校宿舍長都是跟自己共住同一棟屋子的好友,不說的話很可能對那人的職務造成麻煩。

 

更何況,格里西亞寧願說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搪塞雷瑟,也不希望讓對方自己查出真相而怒氣沖沖地帶人過來「審判」他……那個畫面光想像就覺得可怕。

報了房號並隨口敷衍幾句,格里西亞只希望能盡快結束這通電話,免得被雷瑟發現他露出了什麼馬腳。

『嗯,這幾天你自己注意,小心別感冒,你連聲音都有點啞了。』多交代了一些後就結束通話,雷瑟大概也沒想到這話讓自家好友兼上司的心臟差點漏跳一拍,繼續去做自己該做的事了——例如查清楚那房號屬於誰。

 

「......」默默看著顯示通話結束的手機,靠坐在床上的學生會長第一百次在心底腹誹那個該死的蛔蟲副會長,竟然連隔著手機都能聽出他聲音有問題。

不過幸好沒被發現真正的主因,現在只希望發情期能趕快結束,要是超過了雷瑟的忍耐極限,他還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什麼樣子。

 

話說回來,那個貌似需要擔心自身安全的傢伙呢?剛剛好像拿著餐具進去廚房就沒出來了?「颯彌亞?」

回應格里西亞的是一片靜默。

 

金髮少年不禁皺起眉頭,「搞什麼,連應一聲都不會……」還是去看一下好了,冰炎是第一次使用信息素抑制劑,身體多少都會產生排斥反應……

試著撐起身然後活動一下手腳,因為開了空調的關係,房裡的Alpha信息素已經沒那麼濃厚,當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習慣了。

只是當格里西亞慢慢走到廚房後,那裡面的情況差點讓他嚇傻了:冰炎把洗碗槽注滿了水,臉還浸在裡面看起來像是要自殺一樣。

「颯彌亞!」把不知道哪條神經燒壞掉的人從水槽旁扯開,金髮少年直接讓那些水流掉然後盯著那雙紅眼,「你腦袋壞掉嗎你?」

可冰炎沒有回答,只是直直盯著自己看,焰紅色的眸子包含著明滅不定的炙熱慾望。

等等,好像有什麼地方錯了,重來一遍。紅眸中閃爍的是……明滅不定的炙熱慾望?!

 

在格里西亞還沒反應過來前,冰炎已經抓住了眼前散發著誘人氣息的Omega,收緊白皙手腕的大掌牢牢箝制著眼前的人兒,有些模糊的心緒卻還保有一絲理智。

「早叫你別亂來,現在你想走我也不見得會放人了。」把人禁錮在自己與流理台之間,冰炎的話語裡滿是壓抑,即便想要放手,散發在空氣中的甜美氣味卻不斷動搖他的意志。

使用空調除了是要讓氣味淡一點,也是因為現在天氣熱,就算待在室內也沒多久就會流汗,但當格里西亞的Omega信息素散佈在整個空間時,銀紅髮色的少年也只得找方法讓自己保持清醒,可金髮人兒自己跑過來無疑是在挑戰他的定力。

在這種情況下,冰炎沒有把握能好好克制自己,若是格里西亞說「不要」,他放手的機率還真的很難說……

 

沒有因為受制於人就自亂陣腳,格里西亞只是咬住下唇,任由長長的金髮掩蓋所有表情,沒有掙扎也沒有答話。

會答應冰炎的提議並跟人發生關係,主要還是因為不想在外失控因此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但不可否認的是,格里西亞個人對於颯彌亞的感覺還是不錯的,簡單、直接,也不像一些同學腦袋只裝些沒營養的東西。

真要說的話,這個身家不明卻好像有很多秘密的傢伙在很多方面上,都得到金髮少年的高度肯定,否則他也不會將人視作自己的對手。

現在,這人因為自己的緣故強硬地忍耐著慾望,而顯然在這種狀況下,冰炎也撐不了多久了......

那麼,他應該給予什麼樣的答覆呢?

 

當格里西亞還在糾結的時候,等著對方回答的冰炎試圖轉移注意力,強迫自己把視線從那雙被咬得紅潤的唇上收回來,卻不想看到了讓人更加血脈賁張的畫面。

經過昨天的事,他們倆的制服都還沒乾,所以格里西亞身上穿的是他的衣服——對金髮少年來說這件襯衫似乎略大了點。

第一顆鈕扣完全沒有盡到自己的責任,毫不在乎自己的怠忽職守會為自己的主人帶來什麼麻煩,大大敞開的領口擋不住大片白皙勝雪的肌膚,也遮不了散落在肩膀、脖頸和鎖骨上的滿滿吻痕。

該死......

忍耐指數逼近臨界點的冰炎腦海只出現這兩個字,昨日的情景如洪水般湧上,讓壓抑至此的銀髮少年幾乎想馬上把人拆吃入腹。

但,在腦內奔騰的衝動想法卻因金髮人兒突然的舉動而瞬間靜止。

 

唇上溫熱柔軟的觸感猶存,冰炎愣愣地盯著格里西亞看,卻只看見綿軟金髮下微微泛紅的耳根,「你......」

「話先說在前頭,這不代表我認定了你,」蔚藍色的眼直直瞅著他,其中的波光流轉讓冰炎不由得被其深深吸引,「只代表我接受你。」

所以,之後會如何發展,就要看冰炎的努力了。

 

「知道了......」凝視那雙蔚藍的眸,冰炎只說出了這句話,便就著現在的姿勢,吻上剛剛未來得及仔細品嘗的柔軟,輕舔,囓咬,然後半是霸道半是溫柔地分開格里西亞的唇與齒往內探入,掃過裡面的每一吋,截取對方的所有。

同時,原本箝制住對方腕部的手鬆了開來,一個個把襯衫的鈕扣解開,如同跨越那一道道無形的防線,越過一層層高聳的壁壘。

雖然還沒完全獲得金髮人兒的心,但他是唯一一個進入對方心裡的人——這個發現讓冰炎微微揚起嘴角,不過手下的動作倒是沒慢下半分。

 

扣子早就全數被解開,雪色襯衫半掛在白皙無瑕的身子上,露出殘留著情慾痕跡的胸膛和纖瘦的腰際,還有那兩枚若隱若現的紅櫻。

「唔、颯彌、亞......嗯哼......」被吻的有些昏頭的金髮少年喘著氣,輕扯著手裡的銀紅髮絲。原因無他,就是因為原本在自己唇上肆虐的唇舌現在轉移到了他的胸前,像是在享用糖果似地吸吮,時不時還用舌尖撥動,讓格里西亞整個人都輕顫了起來,處於發情期的身子更因這簡單的動作被挑起了情欲,迫不及待想要更多。

見某個笨蛋Alpha沒發現自己的暗示,還想再朝另一邊進攻時,他乾脆伸手去解對方的褲頭,挑逗對方炙熱發硬的慾望——他就不信這傢伙還能按捺得住。

 

果不其然得到了一聲染上情慾的悶哼,慾望和忍耐交錯纏綿的聲音隨之而來:「這樣會受傷的,西亞......」

「管你這麼多......你以為發情期是拿來幹嘛的......」雖然一點都不想承認,但他已經開始迫不及待了,而且可能是因為冰炎的情欲也被挑起的關係,變得有些淡的Alpha信息素又再度濃烈了起來,在各種方面刺激著格里西亞的感官,而且比昨天在學校時更加劇烈。

動情的Omega接觸到Alpha時,唯一會做的就是用盡所有方法誘惑Alpha。昨天的格里西亞能夠保持理智是因為意志力在某個瞬間戰勝了本能,但今天的格里西亞......只有一個目標。

 

「颯彌亞......」半倚在流理台邊的身子泛著淺淺的粉櫻色,宛如蔚藍海洋的眼眸染上情慾水光,紅潤的唇彎出勾人的魅惑弧度,「你不想要我嗎?」

金髮人兒這副任君採擷的模樣對任何Alpha都有著強烈的吸引力......令人無法抗拒想要將其吞吃入腹、想要徹底佔有這個人的慾望。

只要沾染上情慾的味道,一個人給他人的感覺定會產生些改變,當這句話體現在格里西亞身上時,成為了「致命的吸引力」。

 

「......等等最好別叫我停。」焰紅似火的雙目微微瞇起,那其中的慾望如狂焰般燃燒,而金髮人兒就是那使火苗擴大為燎原之火的幫兇。

稍嫌粗魯地扯開褲頭、拉下對方的長褲,冰炎像是在效法對方似地挑逗著早已甦醒的慾望,溫和的舔弄也成了極具侵略性的啃咬,在淡粉的皮膚上留下更多自己的記號。

沿著脖頸一路向上,含住隱藏在金髮間的耳垂反覆啃吻吸吮,銀髮少年努力不去在意這些舉動引來的曖昧聲響,硬是將腦海中不斷咆嘯的衝動壓下去,試圖用最溫柔的力道替懷中人兒擴張。

 

指頭輕鬆進入前一天才被開拓過的通道,格里西亞忍不住吐出像是加了蜂蜜般甜膩無比的呻吟,雙手環上冰炎的脖子當作支撐身體重量的支點,任由侵入體內的長指恣意動作,前後夾攻獲得的快感讓他無法抑制身體微微的顫抖。

「前後都濕了......看來處於發情期的Omega特別容易被拖到暗巷下手是真的。」才進入了一根手指就感覺到裡頭自動分泌出滑順的液體,讓接著進入的第二、第三隻手指幾乎沒有任何阻礙,冰炎低笑著調侃被自己擁在懷中的金髮人兒。

「做就、做......說那麼多幹嘛......」耳邊傳來的低語讓格里西亞有些難堪,後頭進入的手指感覺鮮明到他不用看都知道有多少,而意識到極度渴望有東西進入的後穴吸附著冰炎的手指時,他更是不自主地紅了雙頰。

「動作...再不快點......我都要、睡著了......」強忍著呻吟說出比起挑釁更像是挑逗的話語,不肯認輸的Omega再次伸手愛撫Alpha的慾望——這舉動簡直可以說是不知死活。

 

冰炎的眼神又變回那種幽微而坦然、深邃中赤裸裸寫著「慾望」二字的炙熱,「放心好了,不會讓你睡著的......」抽出擴張的手指把人兒抱到流理台上躺好,銀髮少年拉著修長雙腿環住自己的腰,輕輕吻上泛著情慾淚光卻如海洋般美麗的藍眸眼角,「好好享受被享用的感覺吧,西亞。」

 

 

「你的動作就不能輕點嗎......」激烈的性事過後,被壓在流理台上做了一回又一回,甚至在浴室裡又被壓著來了一次的格里西亞忍不住抱怨著,第一次在淋浴間,第二次在廚房,最後又在浴室,怎麼這傢伙都喜歡挑在一些古怪的地方做啊,他的背一定瘀青了......

「剛剛是你自己引誘我的,控制不住。」而身為罪魁禍首的冰炎回頭望了眼坐在床上的金髮人兒後,說出了句讓人很想拿東西扔過去的不負責任發言,接著便穿上外出服,「我出去買飯,你的扣子最好扣上。」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身上一堆吻痕咬痕的,要是給誰看見可就麻煩了,「你才要小心別讓誰發現了。」

「我當然知......」

門開啟的瞬間,兩人看見的是正要敲門的學生會副會長、提著一袋行李的宿舍長和帶了一大包甜點的風紀委員長。

「......雷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