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幾天的生活深切讓我體認到暴風說的冰山一角是怎麼回事……光每天在教室等著我的禮物攻勢就讓人煩到想抓狂,這還不只是每天早上的第一節課,是『每節課』都會有一堆東西堆滿我的座位,我合理懷疑我的課表已經全都被外流出去,才導致這種讓我不得安寧的情況。

  
  即使全都退了回去,事實也證明一點用都沒有!因為不只我的座位,審判他們走在校園裡也時不時的就被攔下來要求轉交禮物,如果是碰到不可能真的轉交的烈火和審判等人我還比較放心,問題是羅蘭那個死腦筋還有好人綠葉甚至是其實很隨和的堅石遇到這種情況時,那天晚上就是我們所有人研究如何把攻擊法術完美的融入到傳物陣法裡的時間……  

  而且別想得太簡單了,我們研發的是那種讓人防不勝防,一擊就得進醫療班加入屍體排對行列的攻擊性法術!
  
  原先大夥還有點擔心這樣把一堆人送進醫療班復活會不會給學院帶來麻煩,但自從有一天我們在白園研究法術被一個黑人光頭老師看到,他跟我們說『學校的死亡率本來就很高,多幾個也不痛不癢。』後,我們也就理所當然的繼續研究了,反正要做復活工作的也不是我們。
  
  就算之後聽說有人(?)復活後發現身上多了繡花圖案又被直接撕掉一整塊皮還沒用麻藥,那也不干我們的事。
  
  「太陽學弟,請收下我的心意。」
  
  ……果然,人不該不停想著某件讓人心煩的事,就算是天使也一樣,才剛在心裡抱怨完禮物攻勢的事而已,馬上就又出現第二件煩人的事,我想想……這是第幾個了?
  
  如果我的記憶力沒退化,那麼我眼前這個還是白袍階級,長像算是普通,拿著講好聽點是信封但其實是情書的高三學長是自從追求事件開始後第二十二個跑來跟我告白,次數還已經累積四十五次的『常客』之一……
  
  順帶一提,跑來找我表達心意的人已經破百,所有人的次數加起來已經高達五百二十一次……這就是為甚麼我已經完全不激動的原因,應該說,想生氣也沒那種力氣了。
  
  通常如果我單獨一人時碰到這種情況,我都傾向於溫言婉拒,沒辦法,形象總是要顧,但要是旁邊有我家兄弟在時,我就樂得看他們直接把情書連同人一起丟到校園裡某個角落去。
  
  不過今天兩種方法都沒有用上,第一,今天我是獨自一人,所以沒有人幫我把那些白癡給丟到醫療班或某個我看不見的角落,第二,在我要開口拒絕前,就已經有個理論上不該會出現的人出現幫我解決了。
  
  「為甚麼你會在這裡?」我揚眉看著那個瞬間把人轟飛的傢伙這麼問道。
  
  「路過,看到不爽的東西。」他的回答也很簡單,非常簡單。
  
  ……我去你的路過!
  
  這地方可是白袍圖書館後院,你這個過兩個月就要去考黑袍的傢伙會來這種地方?當我三歲小孩嗎?!
  
  「……」大概看我的表情也知道我完全不相信這種鬼話,冰炎丟了個文件袋給我就逕自開了傳送陣離開。
  
  看下內容,我發現這是殊那律恩鬼王那邊給的情報,上次在搞定那些點心後我就因為有個巡司任務先走了,不過那傢伙什麼時候會這麼熱心替我留一份還特地過來拿給我了?
  
  ……真是莫名其妙。
  
  ~~~~~~~~~~分格線~~~~~~~~~~
  
  回到房間,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好幾天前收到的燐晶花……我不由得嘆了口氣。
  
  其他禮物就算了,有辦法退的都退了回去,但是這束花和另外那盒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連個線索都沒,是要我怎麼處理啊?
  
  「主人,您在煩惱這束花嗎?」有個聲音有些突兀的直接傳近我的耳朵,轉頭一看才發現是整理完一房間植物的小羽。
  
  真糟糕,就算是在自家房間,我竟然會煩到連警覺心都不見了:「小羽,妳知道這種花的處理方式嗎?」我可有可無的問了下,沒有抱太大期望,小羽擅長的是照顧植物,這其實已經超出她的能力範圍了。
  
  「主人如果是要問用途的話,燐晶花可以加工成防禦火系攻擊的護符或一樣性質的攻擊用水晶喔。」
  
  「妳怎麼會這麼清楚?」我有些驚訝,原本以為會再從小羽口中聽到那句該死的花語,沒想到卻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
  
  「還在秘屋工作的時候曾經有看過這種花。」小羽飛到我的桌上抬頭看著我:「聽店長說的,但是實際的加工方法不知道。」
  
  「這樣嗎……?」重新把視線放在花上,我想,或許我可以先解決一個問題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