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里西亞。」

  
  「羅蘭?找我有事?」我有些疑惑的轉頭望向來人,倒不是因為對羅蘭來找我感到奇怪,而是我記得他說過他有個要和夏碎一起出的任務。
  
  「嗯,夏碎說有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想請你過去找他。」
  
  夏碎……?他沒事找我要做什麼?而且竟然還不自己來,而是拜託羅蘭來找我,怎麼想怎麼詭異……「地點在哪?」
  
  「白袍圖書館後方。」
  
  「我知道了。」
  
  在腳下開起移動陣,原先的景色在我眼前消失,直接把我帶往目的地,也因此沒讓我發現這件事是某人策劃的。
  
  ~~~~~~~~~~分格線~~~~~~~~~~
  
  「羅蘭,謝謝你幫忙了。」格里西亞離開後,夏碎再自然不過的出現在羅蘭旁邊道謝。
  
  「夏碎?」被感謝的人聽得一愣一愣,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的友人想謝什麼「你不是要找太陽去嗎?」
  
  「我是需要太陽過去,但要找他的不是我。」夏碎笑了笑,如此說道:「任務的時間差不多要到了,我們還是先走吧。」
  
  「……嗯,走吧。」看著好像長了狐狸尾巴的夏碎,羅蘭很乾脆的放棄追問,反正長久以來的經驗告訴他,當有人露出這種笑容時,最好不要問太多,格里西亞跟夏碎都是其中例子。
  
  ~~~~~~~~~~分格線~~~~~~~~~~
  
  到達目的地後,移動陣的光芒都還沒消去時我就發現不對勁,這邊的空氣流動有些怪異,而且有種我說不出的維和感!
  
  我發現這一點的同時就立刻轉身要以最快速度離開,但還沒跨出幾步我就停了下來,接著把手往前一探──果然,我一個冷笑,毫不意外的發現有人在這邊架設了結界和陣法,而且還層層疊疊了起碼十幾層,就算是我也沒把握在幾分鐘之內全數破解。
  
  「沒想到要見到你還真難。」帶有諷刺意味的話從我身後傳來。
  
  轉過身,我皮笑肉不笑的對著某個顯然就是兇手的混血精靈開口:「我以為你今天有任務?」
  
  這陣子冰炎的任務確實全數都是由我監督,不過很湊巧的我今天早上正好有事,所以是由另一個巡司擔任督察,當然這些消息都是那個倒楣的巡司心驚膽戰的自己跑來跟我『自首』兼『懺悔』,說他不是故意要跟我搶工作,一整個悽慘到只差沒下跪求饒我才知道的,不過我也被搞得有點莫名其妙就是。
  
  而這也是我這麼簡單的被騙來這邊的原因,我恨恨得想著。
  
  「十分鐘前就結束了。」冰炎簡短的解釋,我也發現他身上的黑袍有好幾處破損,看得出來他是用最快的速度解決完任務趕回來的,否則黑袍任務哪可能這麼簡單就解決:「我有話要對你說。」
  
  「很可惜,我並沒有被困在這聽你說話的興致。」我冷冷的開口,在發現這邊有結界和陣法的同時我就已經開始動手破解,層層相扣的結構雖然複雜的多也相對堅固,以至於我到現在都還沒解開一半,雖然使用蠻力打破也不是不行,但弄出來的聲響絕對會驚動到其他人。
  
  瞇起雙眼,顯然不可能不知道我正在破解結界,但冰炎還是直截了當的開口:「為什麼這陣子你故意避不見面。」
  
  我冷笑:「難道我有必要特意去見你嗎?」
  
  「確實沒有,但你想避開我的行為太明顯了。」冰炎皺起眉,神色有些不悅:「我並不認為我有哪邊得罪到你了,需要讓你對我抱持這麼嚴重的敵意,而我這邊卻連個澄清的機會都沒有,就算這陣子的搔動有很大部分是因我而起。」
  
  揚起眉,再笨的人都知道冰炎這次是要打開天窗說亮話了,於是我也直接把話挑明:「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麼還麻煩你不要再玩把戲戲弄我。」
  
  「我並沒有玩任何把戲。」冰炎面露怒容地往前踏了幾步,正好在我面前三步遠的地方停下:「我不知道九瀾到底跟你說了些什麼,但我絕對沒有在戲弄你。」
  
  我怒極反笑的開口:「有沒有你心理自知,我也沒那個閒功夫繼續聽你廢話,如果你還是要講這種事情,我也沒興趣留下來。」陣法和結界的破解只差臨門一腳,用普通方法的話我還得花上一分鐘才能完全消除,但我沒那種耐心繼續在這邊聽他胡扯了!
  
  聚集聖光,我決定直接把剩下的結界打碎,但我沒有意料到的是,冰炎突然向我逼近,把我壓制在某棵樹幹上:「我絕對沒有戲弄你,關於這點我也問心無愧,但如果你還想逃避的話,我現在就直接告訴你,我喜歡你。」
  
  「……?!」冰炎的臉瞬間在我眼前放大,我唇上也傳來某種陌生的觸感,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我瞳孔直接縮小,也不知道從哪生出了力氣推開了他,手中原本要拿來打破結界的聖光被我壓縮成箭往他射過去,冰炎左肩馬上多了個鮮血直流的傷口。
  
  而我也不再管他,幻出句芒,用杖柄打碎結界直接離開,甚至可說是落荒而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