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Atlantis保健室幫某一具不怎麼美麗的屍體繡花的提爾有點無聊,不過一想起前陣子會把人壓垮的工作量,他還是認命的繼續替自己找點休閒──完成最後一步,他滿意的看著這長的不怎麼樣的學生終於有了可以看的地方,然後把斷了的手指接回去。

  
  「提爾哥!」
  
  抖了一下,提爾差點沒把食指接到拇指去,意識到這大嗓門是出自鳳凰族裡那個戰鬥比治療還強不知道多少的蘄克亞時,他有短短幾秒的時間在猶豫到底是要繼續接手指還是把剛剛那個繡花給撕下來,畢竟除了他那位偉大的姊姊和幾個不能惹的人物外,整個鳳凰族裡就只有這小子有那個能耐讓他自動放棄繡花──不是每個人都受的了那種震耳欲聾的聲音和時不時就要去申請修繕門板。
  
  但在提爾真的把那個繡花給撕了藏起來,然後有點意外門板直接被踹飛到另一邊牆上後,表情瞬間在見到傷患時變成了驚嚇,因為那個在第一次見面就把他轟到牆上去的美麗天使現在正渾身浴血的被醫療班常客的艾維扛進來,甚至還附贈昏厥過去的精靈。
  
  「他們兩個是搏命廝殺嗎?!」提爾完全錯愕了。
  之前學院祭也沒打成這樣過,特別是那天使整個背後都血紅一片,潔白的羽翼上到處都是留著鮮血的傷口,說有多慘就有多慘。
  
  「有時間風涼話還不快點幫忙!」急了的奇克斯也不管眼前的是鳳凰族族長的兩大左右手之一了,不過現在也沒人有那時間去管他的禮貌問題,連提爾本人都閉上嘴幫忙檢查傷勢,然後非醫療人員也不是傷患的其餘九個人就被踢出去當作在外面站崗把風的侍衛去了。
  
  ~~~~~~~~~~分格線~~~~~~~~~~
  
  「所以你們幾個小朋友能不能解釋一下他們到底怎麼了?」做完了包紮,提爾有些無奈的望著眼前這票學生。
  
  基本上格里西亞的傷並沒有嚴重到命危,只是有點失血過多,再加上被灌入的黑暗氣息需要淨化,所以才到這時候還沒醒過來,因為格里西亞本人就是在睡眠中淨化黑暗氣息,雷瑟身上的傷也不算什麼重大傷勢,最多就是這一兩天不要做劇烈運動就是了
  
  只是冰炎的部分他就真的沒辦法了,外傷上沒有任何問題,甚至只要上點藥膏,不用半天就通通沒傷,黑暗氣息什麼的倚賴精靈體質自體淨化就好,但問題就在那根長針,經過剛剛的檢查,提爾發現到那根針原本應該是插在格里西亞身上的,只是上頭的術力已經幾乎消散掉,不去找情報班或醫療班分析部根本無從得知這一天使一精靈到底被動了什麼手腳。
  
  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最先看到這兩人的雷瑟身上,後者抿著唇一個字也不說,眉頭皺到都可以夾死蚊子了。
  
  但其實也不能怪雷瑟,要將來龍去脈解釋清楚的話,格里西亞的少主身分勢必會曝光,而這是格里西亞長久以來一直極力避免的。
  
  剛才會把格里西亞送來學院而不是醫療班總部,除了學院不會有真正的死亡的人以及這裡有提爾在以外,光是格里西亞和冰炎雙雙負傷,還是這種到現在都無法解決的情勢,就不能夠讓太多人知道這消息。
  
  「提爾哥你就先別問了,先想辦法讓他們恢復吧。」看的出來雷瑟不能將詳細內容說出口,跟這學校保健室輔長關係還不錯的奇克斯試著打圓場:「九瀾哥最近不是有空嗎?可以拜託他來幫忙吧?」
  
  愣了下,看到奇克斯自己開口要找九瀾,提爾臉色有點古怪:「你確定要找他?」他記得這小子每次看到那戀屍癖就跑,而且旁邊躺著的兩個還只是學院學生而已,雖然實際上根本不是『普通』學生,但竟然要動用到鳳凰族族長兩大左右手同時上陣?
  
  聽到了烈火提出的人選,雷瑟跟著開口:「這麼說有點冒昧,但可以的話,我們不希望太陽和冰炎受傷的事傳開,而我個人也有一點事想當面找他問清楚。」現在格里西亞和冰炎都昏迷不醒,他原先想弄清楚的事只剩九瀾可以詢問,我緊了手中得幻武寶石──若是九瀾再不說,他不惜直接動手也要讓對方說。
  
  看到連雷瑟也跟著開口請託,而且還附帶不知道針對誰的殺氣,提爾也只好無奈點頭:「好吧好吧,真不知道你們這幾個小朋友在玩什麼把戲。」
  
  ~~~~~~~~~~分格線~~~~~~~~~~
  
  「力量感消散的差不多了,我只能說這原本是會崩解掉太陽小弟身上某種東西的法陣。」被莫名其妙請來分析的九瀾有些無趣的翻轉著針:「不過似乎是冰炎小弟及時把針拔出來,崩解程序還沒開始或只進行一點點就被強制打斷,只是他自己也被弄昏的原因還有詳細情形我得回去再做詳細分析。」
  
  真是,因為好像有什麼急事他才放下手邊的收藏品趕過來,沒想到只是要他分析一根針,不過這兩個小朋友也還真厲害,一個背後被插出一堆洞,另一個還昏迷不醒,要不是現場一堆人都散發著『敢動他們就滅了你』的殺氣,他可能真的會考慮帶點收藏品回去。
  
  但聽到這番話的十二聖騎們情緒又好不起來了,這分明是要他們等到格里西亞醒來才能知道詳細狀況。
  
  「九瀾先生,我個人有另一件問題想要詢問你。」雖然繃著臉,但雷瑟還是很有禮貌的開口詢問:「前陣子太陽曾經和你單獨談話過,詳細的內容想請你告訴我們。」卻沒給對方選擇要與不要的機會。
  
  「叫我九瀾就行了。」勾起嘴角,當然還記得這票學生之前就來問過他一次了,不過九瀾並沒有要提前揭穿當事人隱私的打算:「事情鬧成這樣,我想太陽小弟真的醒了之後大概也不會再隱瞞,加把勁去問吧。」
  
  瞇起眼,當然不會真的覺得能很容易得到答案的雷瑟正想著下一步要怎麼讓對方開口時,就察覺到一旁床上的細微聲響,他直接轉過頭去:「太陽?」
  
  被雷瑟的突然舉動引過去,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那個全身傷的金髮天使身上
  
  「太陽,你終於醒了。」最先跑過去,但顧忌著對方身上傷的艾爾梅瑞沒有伸手去碰觸格里西亞的身體,但還是鬆了口氣般的望著自家老大。
  
  「該死……痛死了,這是什麼情形啊。」
  
  「我們還想要問你呢,沒事把自己搞得一身傷,等等乾脆讓審判長關你一個月禁閉算了!」萊卡沒好氣的直接對格里西亞開口,不過,對方不但沒有回嘴,還用一種簡鬼了的樣子看著纏了繃帶的負傷羽翼,他有點莫名其妙的試探:「太陽?」
  
  「……你是在叫我?」把視線從那對翅膀上移開,格里西亞環視了全部人一次後,望著萊卡用一種幾乎可以說是呆滯的表情回問,當場讓全體人員出現了各種程度不一的錯愕和驚嚇。
  
  「……幹!這是什麼他媽的玩笑!」瞬間明白可能發生什麼事的喬葛不由得爆粗口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