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間房子瞬間呈現一種寂靜。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
  
  『什麼?!!』
  
  嗯,比我想像得還要快,我原本以為這票人會瞬間變石像。
  
  「我說,冰炎暫時得跟我們一起住,我知道沒有空房間了,所以他睡我那邊就好。」房間的問題我還在保健室的時候就聽亞戴爾說了,不過這其實不礙事,畢竟可以的話還是離亞越近越好,但除了雷瑟以外的人似乎都被嚇得不輕。
  
  「太陽……其實你不只失憶了,還被灌輸了什麼奇怪的東西對不對?」希歐很認真地看著我,其他人就算沒開口,光從表情我也知道他們都在想類似的事。
  
  「……放心,除了失憶以外我整個人都很好。」翻了翻白眼,我對於每個人看到我跟亞和平相處就像是看到奇蹟發生一樣感到有點不耐煩了:「讓冰炎來住是因為這樣有助於恢復記憶。」
  
  「剛剛九瀾說了,冰炎把這東西拔下來的時候正巧在我跟他之間形成某種聯繫,原本會被毀掉的記憶很剛巧地被轉移到他身上去。」拿出從九瀾那拿回的白色長針,我開始解釋前因後果:「目前知道的是,我跟他都處於睡眠狀態時,被轉移到他身上的我的記憶會回流到我身上,而且距離越近效果越好。」
  
  而會這麼晚才發現就是因為亞那傢伙老是在出任務,雖然有睡覺但也僅止於淺眠,難怪我最近精神特別好,都是因為這傢伙睡眠不正常,不然我早就回想起一大部分的記憶了。
  
  「你決定什麼時候讓他住進來?」
  
  雷瑟倒是非常快進入狀況,直接就開口問我最實際的問題。
  
  「明天晚上。」雖然我是很想早點開始解決這個問題,但不管什麼事都得要看實際狀況來做更改,即使只是暫時性,住到別人房子裡總要準備一些必要物品吧?更別說亞現在是住學校宿舍,申請外宿什麼的也需要些時間。
  
  「那幹嘛不叫他晚上再過來睡就好?」萊卡充滿疑問地開口。
  
  「......」我面無表情看向他,「你當他專門來陪寢的嗎?」
  開玩笑,真的照這個方案進行的話,要是有人知道而且往糟糕的方面想怎麼辦!雖然這種近似同居的關係也沒好到哪裡去,但只有晚上來睡......我隨便想想都能有至少十種頭條版面!
  
  顯然也都想到類似的事,眾人的表情變得很微妙,於是也沒有人持反對意見了。
  
  「總之冰炎大部分的時間應該都會在學校跟任務上,平時要在家裡見到他的機會應該不多。」我繼續把話題帶往下一步,「還有,這些事我告訴安因了,米可蕥也已經知道失憶這個消息,房租的部分冰炎也會自己付。」
  原本我也沒有什麼要幫他付房租的打算,反正黑袍都有錢得要命,安因都能為了我們的住處問題直接在商店街上買下這麼一棟房子了,一個月八萬塊對那個任務狂來說根本小菜一碟,隨便接個任務就能付一兩個月的房租,再說就算不是有意的,他可是把我的記憶都看光光,我還打算除了房租以外再跟他收一筆偷窺隱私費用呢!
  
  不過雷瑟他們倒是微微愣住。
  
  「你把失憶的事告訴安因了?」艾維斯吃驚地開口,說實話我也知道他們驚訝在哪,不過我有什麼辦法,房子是跟安因租的,基於禮貌我還是得跟他說明一下,更別說那個根本是個超好的天使的黑袍也跟米可蕥一樣探望不先打招呼,正在跟九瀾還有亞商討接下來解決方案的我連怎麼偽裝都還沒想好就直接破功了。
  但他們沒對米可蕥提出太多質疑,應該就代表她真的是可信任的人。
  
  「......只是一點小意外。」而且我之後還要極力避免類似意外發生!米可蕥跟安因就算了,最起碼他們都還有一定可信度,要是其他可能心懷不軌的人也這樣衝進來,我乾脆去向全守世界宣告我失憶算了!
  「放心,我有分寸,提爾也幫我開證明讓我請幾天假了,所以我暫時不會亂跑,這樣可以了嗎?」
  最後那句我是對著雷瑟說的,他的表情雖然不是很可怕,但也沒有說很好看,眉頭都皺在一塊了,只是因為對象是安因才沒讓他發作吧?
  
  「你之後別一個人行動,就算我們都在忙,你也至少要帶著亞戴爾,不然冰炎也可以。」果然,某個感覺恨不得把我關在家的魔族下了最後通牒,而且很直接限定我身邊最能相信的對象。
  
  除了在場的人以外,知道我失憶的就是亞、夏碎、九瀾、提爾、米可蕥,還有安因,以這陣子我觀察我眼前這票同伴小心翼翼的程度,這樣的人數其實已經有點多了,而這些人當中一定也有不能完全放鬆的對象存在,不是說不能信任,而是「不能全盤托出」的那種信任,想必我身上除了失憶這件事外還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大事,例如我那些只想起一部份的古怪記憶,否則雷瑟也不會在我沒把記憶問題全數交代清楚的情況下,把亞放在可一起行動的範圍內。
  
  最後,雖然只是一個小推測,之所以限定亞跟亞戴爾,大概是因為就能力上來講,這一精靈一幻獸比較有戰鬥值,能夠當做保護我安全的一個保險......雖然我覺得這推測已經八九不離十了。
  
  「好,我會記得。」不然我還沒讓別人偷襲,雷瑟大概就會先拿鍊子把我鎖起來哪都不能去。
  
  ~~~~~~~~~~分格線~~~~~~~~~~
  
  「......這是我房間?」看著種植著不少植物的房間,我問出了很不像房間主人會有的問題,不過艾爾梅瑞只是聳聳肩,表達出這的確是我房間的意思,然後就放我自己慢慢探索房間了,想來他們還沒神經質到連我待在房間都會覺得有危險。
  
  而我房間現在的狀況......很大可能是我自己搞出來的,因此在裡面飛出一隻會說話的小鳥時我也沒有太大驚訝,畢竟守世界就算連只剩骨頭的雞都能跑了,當然,那個是在我剛回家來的路上看到的小插曲。
  
  「主人,歡迎回來。」
  
  「嗯,小羽,這陣子房間裡應該沒什麼異狀?」先前就聽亞戴爾說過他有把我的事轉告給小羽了,基於對方本來就是我養的小鳥管家,也不存在什麼能不能相信的問題。
  
  「沒有,只是有些特殊植物的果實成熟了,需要主人採收,若是不記得使用方法,小羽可以去把相關的書拿過來,主人要現在開始動手研究嗎?」
  
  「好,幫我把書挑出來,我先看過之後再去看那些植物。」我點點頭讓小羽領著我到書櫃前,挑書的過程我也發現之前在醫療班閱讀打發時間的書都是從這邊來的,難怪我看的時候覺得有某種說不出的熟悉感,而我那時覺得怎麼會沒有的歷史書以及其他類型的書籍也都排列得好好的,看來我應該是個各方面都有涉獵的人...的天使。
  
  只是現在研讀歷史不是什麼當務之急,從一櫃子都是在講植物的書櫃裡挑出幾本後,我就開始慢慢研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璃☆天泠 的頭像
星璃☆天泠

泠璃淨炙

星璃☆天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